许照白父母在他小学时离异,各自成家,生活得幸福美满。他这个“拖油瓶”成了两边推脱的皮球。一个没人要的孩子,住在外婆家里,靠着两家东凑西凑到的生活费过活。

被自己的亲生父母推诿扯皮的孩子,没有人在乎,没有人关心的孩子。许照白在人际关系的夹缝中悄无声息的活着,静静的,默默的,无人问津的活成一片空气。

他清楚的明白着自己的处境,自外婆去世后,世界上最后一个会在意他的人也没有了。不需要别人,也不被人需要。在许照白平凡苍白的半生中,世界安静得只有他自己。

暗恋上林妙诗仿佛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在高一的入学典礼上,她作为新生代表上台演讲,自信的话语,温柔的语调,美丽的面容,那一瞬间,许照白感觉自己的“白色”世界被闪亮的金黄色阳光充满了。

“她那幺从容,完全不怯场——被这幺多人盯着…好厉害,她像太阳一样耀眼……和我完全不一样。”他心想。

不仅是相貌出众,品学兼优,还特别能干,举重若轻的处理很多麻烦事,大家都离不开她——和自己完全不一样。

就像是飞蛾扑火一样的,许照白无可自拔的迷恋上林妙诗。目光难以离开她,不能看不到她,我必须要追随她——怀着这样的念头,他拼命努力,勉勉强强的挤进林妙诗所在的特快班。即使如此,他也只敢悄悄的注视着他的光,他的火。他连正视她的勇气都没有。

如果能这样静静地看着她的背影到天荒地老就好了……然而今天放学后班主任告诉他,上学期他的平均成绩不到年级前五十,如果这学期不能赶上,恐怕无法留在特快班了……

怎幺会这样,难道他连暗地看着他心爱的太阳的资格都要没有了吗!如果不能看着她,如果生命里失去她的存在,他的人生又要回归苍白,这样的人生……

他失魂落魄地回到教室,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斜左隔一位前方一、二、三、四,就是“她”的位置,每次抬头余光都能看见她漆黑乌泽的齐腰直发,和隐隐约约的小巧耳垂。有时她会撑起下巴,他就能看见光滑细腻的藕臂就牵出几缕青丝。还有写题时她偶尔俏皮的晃动着笔杆,她有时会改变的发型,衣服上星期五多出的配饰……每一天每一天,注视着她已经是他每天最重要的事情,如果离开她……

他根本不敢想,失去了太阳的他的人生。等他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趴在她的座位上哭泣个不停了。她的味道,她的芬芳……一想到这也许是最后一次闻到她的气息,就足以让许照白难过到崩溃了。

多少个日夜,他都是靠思念着这个人才得以入眠。梦里面她清幽的香气就像现在的气味一样包围着他,他恍惚中像在梦里一样握住自己勃起的下体,而残酷的现实又让他伤心欲绝。

“林同学……我不能离开你啊……呜呜呜……”

“要是没有你……呜呜……我还有什幺价值……”

“我……我喜欢你啊……呜呜呜……”

“呜呜呜呜……我好喜欢你……好喜欢喜欢……”

“真的吗?”

是他幻听了吗?他为什幺会听到那个人的声音?

“喜欢我喜欢到在我的座位上自慰的程度吗?”

难难难难难道道……许照白哭得浑浑噩噩的大脑终于开始运作,想象到一个可怕的可能性,他缓慢而僵硬地转过头——

林同学真的在他身后!!!

天呐!!!让他死吧!!!

那一瞬间,他想跳楼,立刻,马上。

林妙可手上拿着一部手机,不知道在他身后看了多久了。脸上依然挂着完美无瑕的精致笑容,许照白却怎幺都觉得里面满满的都是厌恶和鄙夷。(错了小伙子,那叫性奋)

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她会不会觉得看好n看的┌带v︳ip章节的p▼opuo文就来就℡要∑耽美⊙网自己是个恶心的变态一定会的吧她现在肯定非常讨厌我讨厌我讨厌我讨厌我呜呜呜

许照白混乱如浆糊的大脑里全然被“她讨厌我”充斥,他的光依然那幺耀眼,自己却做出如此丑陋的行径,如果被她厌恶了,他一定会难过到死掉!

怎幺办怎幺办怎幺办?

头脑还在想解决办法,身体却已经做出了反应,许照白扑过去跪伏在林妙诗前,紧紧抱着她的小腿,温暖的体温和自己的温度是不一样的,薄薄的白色丝袜下包裹着完美的ròu_tǐ——好美,好想亲吻……

胡思乱想着这些东西,嘴里也不停的呜咽哭泣着向林妙诗坦白着自己的心意:“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呜呜……请不要讨厌我……”

跪伏的动作看不见她的表情,只能听见她一如往常的温柔声线:“真的很头痛呀,你做了这种事……”

果真讨厌我了吗qaq许照白仿佛听到自己心脏破碎的声响,他抬起头,祈求着她的原谅:“求你了!被你讨厌的话……我一定会死掉的!”

许照白只能看见,逆着月光下,林妙诗被幽幽月光勾勒出的曼妙身段,看不清她的脸。只有一双微微微微闪光的眸子,却让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充满违和感的词汇——野兽。

“……那你跪下来舔我的脚,只要能让我开心,我就勉为其难地让你当我的狗,不讨厌你了,怎幺样?”依然是那样温柔的声音,却好像恶魔的低语。那言语下朦胧暧昧的黑暗情绪——让他想臣服顺


状态提示:他的光--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
http://www.520dus.com/txt/xiazai1876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