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看书 > 经典耽美 > 孽海情痴录(H) > 分卷阅读20

他花样如何?”

酥得神魂颠倒的岳峰什麽都没办法去想,更不要说回他的话了。1∮2┨3d}an⊿』ei点ne┅t迷惘之间,岳峰只觉得双腿已给他破了开来,趴伏在床上的他顺从地扭腰挺臀,享受著自後而来的销魂攻势,渐渐又迷醉其中……却不知,有一个人在隔壁早已泪流满面。

12

fēng_liú了一夜,两人回到天照山庄。管家立刻告知了岳峰白莲生登门拜访的消息。

岳峰不知道自己该以何面目再去见自己这个结拜兄弟,自己这样与白云修纠缠,白莲生定是无法接受的。他并不知道父子二人早就通奸已久,只想著怎麽说服白莲生自己与白云修是真心相爱。

“云修,怎麽办?”岳峰踌躇地望著侄儿,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去跟他说吧。”低叹一声,白云修知道自己抉择的时候到了。

虽然已决意分开,可当看到那人憔悴的脸庞,白云修还是心痛了。

“怎麽把自己搞得这麽瘦?”厢房中,白云修不舍的问著。

但白莲生仿佛没听到似的,只直直地望著自己的儿子,不言不语。

“怎麽了?”白云修淡淡一笑。

“为什麽?”白莲生用不可置信的眼光看著他,“为什麽故意要让我看到?”

这没头没脑的话却让白云修沈默了,他收起笑,看著父亲,道:“眼见为实。若不是亲言看见你可会信?”

不!我不信!我不信!白莲生在自己的心里嘶声力竭,我不信我最好的兄弟和最爱的儿子一起背叛了我!

似乎是读懂了父亲的眼神,白云修平静的开口:“他不知道你和我的关系,是我勾引他的。”

“为什麽?”仿佛是恨极了,白莲生狠狠地甩了白云修一巴掌。

那响亮的声音震得白莲生的心都痛了。

“我倦了。”白云修扭过头,看著父亲,“我不想恨你,但我控制不住!”

“是我们两个一起害死了姐夫!”

“看到你,我就会想起雅儿!”

“修儿……”白莲生仓惶地看著对方,哽咽,“不要对我这麽残忍,我……我爱你呀……”

深吸一口气,白云修狠下心回绝:“对不起,我如今爱的人是岳峰。”

“可我爱你啊……”

“……我已经不再爱你了。”

“不!我是莲儿……我是你的好莲儿啊……”白莲生抓著白云修手臂摇晃,“你看看,你好好看看我……我们曾经发誓一起下地狱的!”

“对不起……”看著父亲失魂落魄的模样,白云修慢慢跪了下来。

“是儿子不孝,对父亲做了qín_shòu不如的事情,爹爹要打要杀,儿子没有任何怨言。”白云修抬眼看向那个瘦弱的人影,“只是孩儿不能对爹撒谎──我爱他,此生此世。”

言罢,白云修狠狠地朝地上磕了一个响头,然後是又一个,再一个……

白莲生茫然地看著地上越来越多的血迹,只觉得神魂具失。这是怎麽了?为什麽有那麽多的血?

ròu_tǐ撞击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院子里格外清晰,那永不止歇的仿佛是千万把刀插向白莲生的心里……

当天晚上,白莲生独自一人离开天照山庄。岳峰与白云修终於松了一口气,然而他们却不知一场残忍的报复即将降临到他们身上。

三个月以後。天照山庄爆出血案,庄主岳峰因练功走火入魔杀死全庄一百多条人命,青莲山庄庄主白莲生之子白云修不顾其犯下的暴行,护其後出逃,幸而其父白莲生,领著各派侠士追缉了整整一月後终於将岳峰捕获,而白云修则侥幸逃脱。

青莲山庄。石牢。

白云修压低了身子悄悄前行。

岳峰被白莲生抓走以後,白云修一直都在策划营救岳峰。只是庄里原有的亲信都被白莲生换掉,就凭他一个人力量想短期之内就出岳峰实在是痴人说梦。他知道此刻白莲生正等著他入甕,只能压下焦躁等待。但三个月的时间,终是让他的忍耐到达了极限,白云修抱著一死的决心终於成功地潜入石牢。但此刻,一丝不安浮现在白云修的心头:今夜的一切都太过容易,让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沿著弯弯曲曲的走道走了一会终於听见动静,白云修贴到一扇铁门边,悄悄地朝里望去。

石室里灯火通明。四角上四个篝火架把中央石台上的动静照得纤毫必现。里头两个壮汉正一左一右地拉著两只赤裸裸的大腿,从石台的四角延伸出四条粗大的锁链,正锁著那两条大腿的主人,而在他腿间一个毛茸茸的黑屁股正剧烈地耸动著,白云修定睛一看,那竟然是一只乌黑油亮的狼犬!

那狼犬的体型十分高大,几乎把身下的人全部遮住,只露出两条汗津津的大腿清清楚楚地被两个壮汉拉著,不时地抽动一下,被火光照得的十分耀眼。

“啊……啊啊……哦……”暗哑的呻吟不停地从石台上那人的口中传出,夹杂著恶犬的吠声,下体chōu_chā的呲呲声,这一切都让白云修惊呆了!

“不──!放开他!放开他!”

他突然嘶哑地大吼,全然不顾会被人发现,只疯狂地用身体撞击铁门。

里头的狼犬似乎被他惊吓到了,疯狂地吠叫起来。

白云修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头上,疯狂中,忽然有人在他颈後一砍,於是眼前的一切都离他远去了……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白云修见到了他此生最大的噩梦!


状态提示:分卷阅读20--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