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看书 > 经典耽美 > 孽海情痴录(H) > 分卷阅读22

的姿势!

“不……岳峰……你……”白云修睁大了眼睛,他不敢相信岳峰居然自愿地让一头畜生干他。看好-看的╬带v╯ip章节的p⊕op︺o文就来就◥要耽美≈网

岳峰的臣服让狼犬发出一声骄傲的犬吠,宛如识途老马般,他开始伸出舌头舔弄岳峰的股间的入口。

“啊……啊……嗯……呜……”岳峰的嘴里含混不清地喊著,贴著石台的脸上红云密布。蜜液不断地从他身後的yín_xué里渗出,然後一滴不漏地被狼犬添走,带著倒刺的舌头重重刮著肿胀起来的穴口,受到刺激的菊穴更加地肿胀向外翻出,肠道口毫无保留地呈现在狼犬的面前。

空气里的香气似乎变地更浓郁一些了,那头狼犬开始烦躁地低喘,长长的舌头不断地攻击著岳峰的yín_xué。岳峰向外翻开的褶皱已经无法抵挡狗舌头的攻击了,那畜生的嘴巴顶著外翻的穴口,舌头探进了岳峰的肠道里面,毫不留情地狠狠舔舐著。

滚烫粗糙的舌头碰到肠道的内壁,引起无边的快感,如被闪电击中般,趴跪著的岳峰浑身发抖,下体洪水泛滥。

“噢!哦……唔……呼!呼!”

他呜哩里地叫著,一边喘息一边扭动著身体。那双曾经断金切玉的大手分别抓著石台的一边,一松一紧地颤抖。

“啊……不行……岳峰……岳峰不要让它……”白云修急速喘息著,眼看著石台上的男子抬起自己的下身送向狼犬,让狼犬的舌头可以更深入一点。这情景让他既痛恨又悲哀。

在那头畜生的不断刺动不可收拾。

岳峰身後的狼犬把下腹贴著他的屁股,拼命戳刺。因为岳峰的淫液太多,那根硬热的狗茎几次戳中他的入口又滑脱出去。弄得一人一狗更加躁动不已。

最後,只听那黑毛畜生狂吼一声,上身重重地扑在岳峰的臀部,胯下那根尺寸超然的巨物顶住菊口,猛力一撞──

“啊──!!”岳峰仰头高吼,一头披散的长发在空中甩出一个漂亮的弧线。只见他面目狰狞,双目赤红,喉间怪声让他几乎不再像是一个人,而是一头交媾中的野兽。在狼犬的吠叫声里,他精赤的身子又趴回石台,只有两个翘起的臀丘抖动著,展示著他的激荡。

狼犬呼呼地喘著粗气,前爪分开搭上岳峰的腰间。那粗壮的巨物碰到岳峰湿热的内壁,不自禁地抖动了一下,连带著岳峰也浑身一颤。

狼犬隆起背抽动起来,它毫不怜惜地猛烈地chōu_chā著岳峰。那非人速度和力量让被干的人发出嘶哑的低吼。

白云修躺在地上,浑身如火烧般疼痛。石室里的香气已经浓郁到让人窒息的程度,石台上一人一狗正疯狂地交媾,源源不断的香气正从它们身上弥散开来。

下腹的yù_wàng无处发泄而疼痛著,白云修神志不清地哑声叫著,正当他以为自己快要死了的时候,有人轻轻地抱住了自己。

来人冰凉的体温让白云修激动不已,他紧紧地用双臂抱住对方,将他压在自己的身下。

早已欲火焚身的白云修疯狂的撕扯著自己和那人的衣物,暴涨的龙阳狠狠地戳入那团火热黏肉里!

“啊……”白云修低叹一声,既痛又美,那人的花径里痉挛似的抽紧起来,几乎要把白云修的阳物掐断。

恍惚中不及细辨,他就忍不住大力挺耸起来。

“啊!不……不要!啊、啊……呜呜呜呜……”对方死命搂著他的脖颈,呜呜哀鸣。

白云修听他叫得无比兴奋,对方娇弱地攀著他的脖颈,双腿顺著他的腰身挤入,大大分了开来。他无助颤抖著,面对白云修野兽一样的侵入,只能以雨点般的亲吻回应。白云修搂著怀里的男子,薄唇不住啄著他的唇面,从眉毛、鼻尖一直吻到唇瓣,吻得又湿又热。

chōu_chā了一会儿,那肉道渐渐变得湿滑,阳物进出也顺畅了许多,白云修於是不再忍耐,下身又深又狠得插进那人的xiǎo_xué。他粗暴地攫著他的rǔ_tóu,比例悬殊的巨物抵著他窄小的门户,对方紧致的玉门刮痛了他敏感的尖端,使他骤尔回神。这才现身下的人全身剧烈颤抖,玉颊贴著他的脸,上面满是湿热的液体。

白云修忽然清醒,停下腰臀动作,看著身下的男子:“我不会原谅你的……”

底下那人一脸泪水,却是笑的狠绝:“不原谅,那又怎样?你的岳峰已经疯了!”

白云修瞪著红眼,咬牙切齿。看著父亲雪白的luǒ_tǐ,那腰臀曲线无比诱人,他忽然抓起白莲生的腰部用蛮力一顶!

“你就这麽下贱……这麽稀罕我操你!连自己结义的三哥都不放过!”

白莲生被他插得说不出话来,双手死死攀著他的肩,颤抖的身载只能靠本能迎合著,迸出呜咽般的呻吟,一下一下的挨著重击。

白云修还不过瘾,他抱著白莲生翻了个身,然後蓦地把腰向前一滑、猛然挺起,白莲生的屁股被拱得悬空起来。

眼看粗大的阳物将父亲悬空顶著,白云修毫不留情地滚动腰腹,飞快挑动父亲最敏感的地方──白莲生猛被插得尖叫起来,僵硬的腰与臀完全无法迎凑,只能剧烈地颤抖著。

白云修狂挑狠刺,磨得他檀口微张,嘴角淌出口涎,每一下都被插得尖叫不止。

“淫妇!我插死你这个蛇蝎心肠的淫妇!”

小白莲生疯狂摇头,上气不接下气,嘤嘤哀泣著:“不要……好痛!云……云修


状态提示:分卷阅读22--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