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上海的时候已经深夜了。杜黎书坐在车上心情愉悦。

杜黎书:阿瑾,老秦他摸我头了

顾时瑾:你都快说了一百遍了

顾时瑾:我耳朵都起茧了

杜黎书笑得开心。

杜黎书:阿瑾你真的要陪我辞职吗?

顾时瑾:你知道的我讨厌一成不变的工作

杜黎书辞职以后回了趟家里收拾东西,被父母锁在了房间里。

杜黎书:不开门我就从十楼跳下到做到

在杜黎书的威胁下,杜父打开了门。

杜黎书:我想跟你们好好聊聊

杜黎书:我十八岁了

杜黎书:过去的十八年我都按照你们的想法过了

杜黎书:能不能让我按自己的想法活一次

杜黎书父母都是老师,但却是古板至极的人。

杜黎书在赶出去就别回来的怒吼中什么都没有带就离开了。

杜黎书:阿瑾,我被赶出来了

顾时瑾:叔叔阿姨只是太生气了

顾时瑾:等他们想通了就好了

杜黎书:十八年都没想通

杜黎书:现在会想通吗?

杜黎书自嘲笑笑。

顾时瑾:所以你决定去北京了吗

杜黎书:对,你呢

顾时瑾:那天我不是去见网友了吗

顾时瑾:是个挺可爱的小姑娘

顾时瑾:我们都喜欢旅行,所以打算一起去旅行

顾时瑾:等玩一圈就去找你

杜黎书:呜呜呜,有了新欢就不要我这个旧爱了

顾时瑾:我就有一个月而已

顾时瑾:一个月以后我就去投奔你了

杜黎书:千万别,那时候你可能得在地下室陪我了

杜黎书收拾了一点衣服,买了第二天的机票去上海。顾时瑾直接去了想约的第一站,云南。

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是八点了。杜黎书庆幸自己多穿了点。北京又降温了。杜黎书打车到了酒店放下东西直奔酒吧。

杜黎书把来北京重考中音的事告诉了以前的艺考同伴,他们曾经为杜黎书惋惜过,知道她今天下飞机就约着喝个酒为她接风。

程瑶溪:知道你肯定没吃饭,给你买了个饭团,空腹喝酒伤胃。

杜黎书:还是小溪心疼我

程瑶溪曾经因为杜黎书放弃古筝大吵一架后冷战了很久,后来慢慢又有了联系,知道杜黎书要重新学习古筝,她比谁都高兴。

杜黎书心情很好,酒也喝的多,看着别人划拳也开始学了起来。

秦霄贤本来是不会往角落看的,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就看了一眼,就看到了跟男生划拳划的起劲的女孩。

秦霄贤觉得跟着他们来新的场子真是来对了。

孟鹤堂:老秦干嘛去

孟鹤堂看着秦霄贤直接向角落走去,很是疑惑。

秦霄贤:我去抓个小朋友

听着秦霄贤危险的语气,众人赶紧跟过去。

杜黎书玩的正起劲,发现气氛有点奇怪,旁边的人都不说话了。

转头看了一眼,默默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突然乖巧。

杜黎书:老秦你也来喝酒呀

秦霄贤叹了口气,他承认,杜黎书一开口他就没脾气了。

秦霄贤:什么时候到的?

杜黎书:就刚才快八点,认识的朋友给接风洗尘

杜黎书:我这也快散了

被迫快散了的众人只能开始附和。

程瑶溪:那行,我们就先走了,学校有门禁。

聚在一起的一堆人基本上都还在读研,程瑶溪想这也不算撒谎。

秦霄贤:走吧

杜黎书:去哪?

秦霄贤:我过去跟队长他们说一声送你回去

杜黎书:他们就在你背后呢

秦霄贤顿时觉得尴尬万分,僵硬地转头。

秦霄贤:队长今儿个我就先回去了

孟鹤堂:走吧走吧,这孩子大了留不住喽,咱蹦去

孟鹤堂吆喝着众人走了。


状态提示:辞职
全部章节阅读完毕,请试读《今天去办公室看到老师果体,灵魂受到冲击求安慰!》《狐不语》《一个转身的距离
回到顶部
http://www.520dus.com/txt/xiazai1876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