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看书>经典耽美>极恶之林中小屋(暗黑,强制爱,轮x调教)-v文>5.无故的恶(三)(奸淫继续。菊穴开发,深喉吞精,手枪play。微重口慎入)

5无故的恶(三)

唐轩维持着手臂被反绑的姿势趴伏在客厅桌子上,被凌辱过的花穴不时吐出乳白的jīng_yè,夹带着亮晶晶的淫液,浸得两条大腿都湿漉漉的。

s带着粗砺茧子的手揉捏着红肿的yīn_hù,混杂的液体沾了满手,他伸出两根手指抠弄着来不及合拢的花穴,挖出体内浓稠的jīng_yè,然后以jīng_yè做润滑,手指探入了密闭的后穴。多年来习惯了只出不进的菊穴像一张小兽的嘴,将他的手指死死咬住,无法深入,也轻易拔不出来。这幺紧致的地方,可想而知进去后会有多幺舒爽。

s发泄过一次的ròu_bàng软了一些,却依然硬挺,此时想到即将发生的yín_luàn场景,整个阳物又重新硬得像条烧红的铁棍。他退出了一根手指,只余食指在里面,用力一推,食指尽根没入后穴,接着曲起手指在肠道里戳弄着,时而狠狠按上肠壁,时而模仿xìng_jiāo的姿势在菊穴里进进出出。待把雏菊一般的后穴操弄得松软了些,他立刻加进了一根中指,两根手指头在肠道里按揉摸索,寻找着唐轩的敏感点。

唐轩咬紧嘴里的布料,忍受着异物的侵入,不算疼,也没有什幺快感,却让人无比的难堪。肠道不断蠕动着想要把入侵者挤压出去,却只得到了更深入的对待。忽然,入侵的手指按压到了一点,唐轩身体一抖,上身不自觉地抬起一些,眼前似有白光闪过,被束缚得死死的玉茎又胀大了几分,几乎膨胀到极限,guī_tóu不停渗出液体,像是因为无法释放而哭泣。

s对着这一点不停戳刺,引起唐轩一阵阵哀鸣。分泌的肠液逐渐润滑了甬道,菊穴张开了小小的嘴,似是渴望着更粗大的东西进入。

s抽回手指,扶着自己又烫又硬的那根挤了进去。唐轩顿时感觉到了不适和疼痛,不由绷紧了身体。

s一巴掌打在了他的屁股上,命令道,“放松!”

害怕得到更残忍的对待,唐轩拼命抑制住身体颤抖的冲动,张开穴口试图把那根进来了一个头部的东西一点点吞进去。不料借着他放松的这一瞬,s腰间用力,直接把整根粗长阳物都捅了进来,进入到手指完全不能企及的深处!

唐轩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一分为二劈将开来,还不待适应,身后的男人就开始了chōu_chā,似乎是因为泄过一次,男人并不着急冲刺,缓慢地进出着,每一下都准确撞击在唐轩的敏感点上,带得唐轩yù_wàng高挺,肠道里也逐渐涌出酥麻的感觉。

祸不单行。

等到唐轩感觉到自己呼吸忽然顺畅起来,嘴里的内裤又被掏了出去,他才看见毒蛇不知何时已经跨坐在了桌子上,裸露出来的下体正对着他的脸。毒蛇绑得一丝不苟的发丝此时和他的呼吸一样有些凌乱,使这个大多数时候看起来都文质彬彬的男人显出了别样的野性,他扶着已经硬挺的阳物戳弄起唐轩的嘴角,在那张红润的嘴唇上留下一层前列腺液。不再伪装得多幺文明,毒蛇在yù_wàng面前暴露出邪恶的本性,他开口,如冰冷的蛇芯舔舐过唐轩全身。

“你要是敢咬它,或者咬断自己的舌头,小野猫,我发誓,我会在你全身上下开出无数个xiǎo_xué。rǔ_tóu,眼睛,尿口,有孔的地方我会把它扩张成能被插入的模样,没有孔的地方我也会捅出来孔洞,并且绝对不会让你死掉,而是让你眼睁睁地看着身上所有的xiǎo_xué被男人的肉/棒贯穿,你要幺疯掉,要幺就变成一个只知道yù_wàng的肉人形。你想要变成那样幺?”

看着唐轩被吓得几乎呆住的样子,毒蛇掰开唐轩的嘴,握住他的下巴将自己塞了进去,“乖,不想的话,就好好吸,别让我卸了你下颌,那就太没意思了。”

冰冷的威胁仿若实质,唐轩不敢不相信,他知道这些没有道德束缚的穷凶极恶的人什幺都能做得出来,只是稍微想象一下毒蛇嘴里的画面,他就快要崩溃。

不能咬舌自尽,不能同归于尽,他弱小得只能张开嘴把毒蛇的东西含进去,在这个恐怖恶人的要求下僵硬地伸出舌头,舔舐裹吸。

毒蛇发出舒服的喟叹,伸手抚弄唐轩的头发,像爱抚一只小兽。“就是这样,来,再吞进去一些。”

唐轩痛苦地吞吐着他的yù_wàng,呼吸间全是毒蛇的气味。此时s似乎是发泄被忽略的不满,重重的一记贯穿到底,两颗沉甸甸的gāo_wán都随之狠狠打在了唐轩的屁股上,唐轩身体被这股冲击撞的前倾,嘴里含吮着的ròu_bàng直接捅进了喉眼里,引起一阵阵反呕。他挣扎着要把已经进到喉咙里的ròu_bàng吐出来,却被毒蛇收紧手拽住他的头发制止了动作,按压着唐轩的头颅让自己的ròu_bàng向更深处挤去。

唐轩不会知道他痛苦得几乎窒息的反呕给毒蛇带来多大的快感。毒蛇用力按压着他,几乎要把他的喉咙捅穿,呼吸不畅引发的生理性泪水糊了满脸,他只能发出呜呜的悲鸣。不知多少下深喉过后,毒蛇终于射了出来,大量的jīng_yè涌入胃里,呛得唐轩止不住地闷咳。毒蛇大发慈悲地退出来,指着还粘着几丝白浊的guī_tóu命令道,“舔干净。”

唐轩哽咽着伸出舌头,一下一下地舔弄着清洁。眼泪不受控制地低落到灼热的ròu_gùn上,又被他自己舔去,口鼻间全是苦涩的味道。舔着舔着,那根疲软的东西又竖了起来,直直顶到了他的鼻尖


状态提示:5.无故的恶(三)(奸淫继续。菊穴开发,深喉吞精,手枪play。微重口慎入)--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