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爸爸在旁边淡定地说道:“去霉运的。”

等火苗变得弱小,陆温安侧过头,弱弱地问道:“后面还有吗?”

“没有了。”陆爸爸面不改色,示意他继续往前走。

一路到了三层高蛋糕旁边,陆温安还没有站定,空气里忽然传来一声砰,紧接着就是噼里啪啦。

天空飞舞起了五彩缤纷的烟花纸屑,香槟酒被打开,陆温安伸手淡定地拂去落在脸上的彩屑,几次三番的惊吓,这次他终于做好心理准备了。

烟花纸屑缓缓落地,从空气中散去,面前站着的是一袭笔挺黑色西装的年轻俊美男人。

秦初像变魔法一样,整个人就这样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了陆温安面前。

两人正面对面的时候,站在一旁的陆妈妈拍手说道:“好时辰开始了!”

说着,秦初手里被塞进了一把西点刀。

两只手一同握住了刀柄。一只是秦初的,另外一只是陆温安的。两人并肩而立,在家人的注目下,将面前的婚礼蛋糕从中间以非常标准的弧度划开了。

空气里有n_ai油的香甜气息,气球慢悠悠地升向天空,两人对视了一眼,笑意从脸庞弥漫。

秦初微微俯身,凑到陆温安耳畔,低声问道:“结婚好吗?”

陆温安回他:“好。”

————————————————————

婚后小番外

虽然陆妈妈迫不及待地办了婚礼,但真正确定法律关系上的婚姻关系,是要等到两年后了。

两年的时间,年少的激情浪漫正在一点点褪去,但甜蜜程度宛如水熬糖一样,正在一点点粘稠加厚,直到坚不可摧。

当然,也会有吵架的时候,吵得最凶的时候,陆温安会朝着秦初吼:“滚,滚,我今晚不想跟我不喜欢的人睡一张床!”

秦初就很受伤啊,“什么?我怎么不是你喜欢的人了。”

“起码现在不是了。”还在气头上的陆温安就把秦初推出自己的房间。

秦初只能独自坐在沙发上,前面是开封的红酒,他一手端着酒杯,侧头望向窗外。

窗外是如练的月光,透过纱帘洒在他俊美的侧脸上,一双眼睛里透着醉意。

秦初抬起长腿,架在面前的茶几上,向后仰去,靠在沙发上,手指仍旧摩挲着酒杯上的花纹,另外一只手打开了手机。房间的门依旧是关着,没有要打开邀请他进去的意思。

秦初顿时有点心灰意冷,舌尖抵着自己的牙齿,有一刹那忽然也开始动摇,难道这几年已经把他对自己的爱意消磨殆尽了么……

手机的屏幕陡然亮起,不知道受什么魔力的驱使,秦初打开了母校的论坛,去寻找当年的热帖。

一个叫“唯初”的马甲发帖人引起了秦初的注意力。这个人发的帖子内容全部都是有关于他的,出了各种彩虹屁,还有各种生活日常照。

秦初换了个坐姿,灌下一口烈酒,眼睛通红地又继续往下翻去。

直到全都翻过一遍,再去看这个名字:唯初、唯初、唯初。

在那段时间,能够拍到他这么多生活日常照片,还能用这么多可爱的用词不遗余力地来夸他,这个人还能是谁,当然是只有陆温安了。

秦初把已经发烫的手机扔到一边,捂着眼睛往后仰在沙发上,沉默了几秒,随机就站了起来。

房间里坐在床头看书的陆温安听到门被拍得啪啪响,大有誓不罢休的架势。他嘟囔着,起来乖乖把门打开了。

立在门前的高大男子笼罩下他的影子,陆温安抬眸,撞进的是一双炙热又通红的眼睛。

情绪高涨得令四周的气氛都仿佛在燃烧。

陆温安紧张地开口问道:“你……你哭了?”

不会吧,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被自己吵架吵哭。

秦初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然后仰头,把酒杯里的酒一口饮尽,随手丢到地毯上。

陆温安刚想说他怎么能直接就扔酒杯在地上,对方忽然猛地把房间门给关了。

脚步踩在地毯上,一步一步,将他逼到床边。

秦初托起他的后脑勺,让他看着自己,勾起嘴角,露出一个醉人的笑容,“还说你不喜欢我,你,明明爱我爱得要死。”

“……哪有……”某人死鸭子嘴硬。但很快,他就没时间解释了。

后来,不管吵得多凶,不管陆温安对自己说多么凶狠的话,秦初只要拿出手机,重新把热帖里面一百零八式夸夫的彩虹语看完一遍,秦初就会有无比的信心,看,这个人,是这么地爱自己!


状态提示:第125节
全部章节阅读完毕,请试读《你是我梦里》《我还是过得很好》《恶毒女配带球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