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从不苟言笑、作风严谨的老教授嘴里说出来……

我戴着口罩扯了一下白津的衣袖,他以为我鼻子塞得难受,伸手就把我的口罩摘了,问我是不是要纸巾。

我要被队友白津的c.ao作坑死了。

教授暴怒之下的表情因认出我而扭曲,把他死不认错梗着脖子的哨兵吓住了。

[敢打招呼你就等死吧顾承宴。]

我读出了他的意思,拉着白津要往外走。

“请等一下。……这位先生,你长得挺像我的一个学生。一个自毁未来的笨蛋。”教授迅速平静了下来,看了一眼戴着口罩的白津。

“那他一定让您失望了。”我攥紧口罩垂下眼眸。事情过去了很多年,我连一句道歉、一句辜负了您的期望都无法说出来。他不允许我认他。

“……他考砸了我的考试,每一道题他都不应该错。你说、他是不是故意的?”

“应该是故意的。笨蛋是会故意这么做的……为了他想要的未来。”

教授哦了一声,“他想要的未来在他身边了吗?”

“肯定在了吧,笨蛋连这个都做不成的话,也不配得到您一声‘笨蛋’。”

“真的是笨蛋啊,呵,或许比我好一点,哨兵什么纪念日都记不住——你们结婚了吗?”

“对不起、抱歉啊,两位先生,请别生气,我家夫人不是要试探你们的隐私——”教授的哨兵慌忙打圆场。

“会结婚的、很快会结婚了……请您保重身体,做课题注意安全。”我说完朝教授鞠了一躬,就和白津离开了。

找其他餐厅的路上白津不是很高兴。他觉得我的回答不够好。

“那你要我怎么回答啊?”我想逗他一下,把冰凉的手贴在他的脖子上。

白津一把握住我捣乱的手。我预感到有什么重要的决定在这一刻落锁了。

他握着我的手向我求婚:“顾承宴,我们现在就结婚好不好?”

商店里暖澄色的灯光荧荧地照亮了我们握在一起的手。

刚停了不久的雪花又漫漫悠悠地落下,融化在我温热发酸的眼窝里。

他说顾承宴不是笨蛋,顾承宴为了一个笨蛋才变成了笨蛋。

“那不还是笨蛋嘛。”我噗嗤一笑,另一只戴着手套的手掸去他肩头的雪,“好。我们去登记结婚吧。”

……

“白津,你是不是为了以后少记一个纪念日,才——?咳咳,坦白从宽!”我在白津的帮助下穿潜水服,突然想起了教授和他的哨兵争执的起因。

白津低头给我绑好绳索,仰头看我时用牙齿叼着一把钥匙。

“什么啊?”

他挑眉示意我接过。

“这是什——”这是白津给我准备的生日礼物,他把他最爱的机甲改造成了向导适用的非战斗型,不用促神经链接溶剂也可驾驶。

好吧,他把我的最后一点遗憾也补齐了。

我居然以为他没有准备求婚戒指。

第140章

嗯,就这样,我的故事已经讲完了。

我结婚了。

----【正文完结】


状态提示:第90节
全部章节阅读完毕,请试读《你是我梦里》《我还是过得很好》《恶毒女配带球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