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残党?”

“应该是羽衣狐那边的漏网之鱼。”奴良鲤伴点头,接着笑道, “伊月,你的感觉很敏锐,一下就发现他了。”

“但……”

“我只要一直看着你就好。”半妖还在笑,“只要看着你,你无法及时反应的时候,就由我来。”

土御门伊月怔了怔,接着他也笑了。从很小开始他就是这样,对一切事物都有超乎寻常的敏锐感知,然而他终究继承了葛叶温和的灵力,自保有余而尖锐不足。可现在奴良鲤伴在了,他们两个只要在一起,这世上几乎没有什么暗算计划能够成功。

等到结界建起,奴良组将在全盛之上毫无后顾之忧的继续前行。

“小的时候,母亲带我住在山上,那里没什么人类也没什么妖怪,就是因为我的感觉太过敏锐。”土御门伊月说道,“毕竟我是……”

【毕竟我是狐的孩子。】

他的话突兀停止,绵绵雨声中,他听到金属嗡鸣的声音,于是谨慎地停下脚步。奴良鲤伴早在他表情变化之时就已经护在他身前,月回出鞘,反射 出细腻的冷光。

“不是妖怪。”土御门伊月毫不迟疑道,“人类,像是……刀匠或者刀客。”

“……您很敏锐。”

半妖握着刀的手微微加力,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个腰背挺直的老者。奴良鲤伴从未小瞧过人类,他知道人类中也有能轻易结果大妖怪生命的家伙。

老者没有打伞,他的手放在腰侧刀柄之上,向两人微微颔首。

“我来传达老爷的意思,冒昧打扰,鲤伴先生,和这位……”

“土御门伊月。”

老者的眉心在闻听这个姓氏时,不自觉地皱了一下。

“敢问阁下与御门院家有何关系?”

御门院是这个世界的晴明的后人,不知怎么把姓氏改成了与花开院相对的御门院。对这个改动,大佬不置可否,那种后人跟他可没什么关系,他管不着。

“土御门这个姓氏是我一直在使用的,与御门院家毫无关系。”

“原来如此。”老者点头,“您也确实不像那些y-in沟里的老鼠,是我失礼了。”

“没有的事。”

确定在场没有敌方势力,老者方才放心开口。

“鲤伴先生,老爷请您尽快前去一聚,共同商讨昨晚才发生的那件大事。”

奴良鲤伴显然与这个老者以及他效忠的“老爷”打过多次交道,闻言,神情郑重起来。

“是怎样的大事?”

老者缓缓抬头,雨水的冷光折s_h_e 入他属于刀客的锋利眼眸中。

“龙宫浮出海面了。”

@

“刚才那个人,是效忠源氏的刀客。没有名字,没有来处,称呼他‘无铭’即可。”回去的路上两人加快了脚步,奴良鲤伴低声告知土御门伊月其中的关系,“他效忠的人,是源氏当代的家主,源信直。这是个深谋远虑的人物,人类政府与奴良组的合作,便是他一力促成的。”

土御门伊月因为那个姓氏愣了一下,“源氏?”

“嗯,已经不复千年前的辉煌了,目前只有一支嫡系保留着,领头人便是源信直。他还有个孙子,听说是个激进派人物,不过翻不起多大的风浪。”

这个世界源氏的走向也有所不同,土御门伊月认真听着,脑海中徘徊的却是——

他用源


状态提示:第196节
全部章节阅读完毕,请试读《你是我梦里》《我还是过得很好》《恶毒女配带球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