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明晟的手指细细抚过朱厚照的鬓发,凤眸中尽是温柔的笑意,道:“一夕之间由人变神,于我而言轻而易举,只不过我想着,敏之你不会喜欢这样的方式。”

以小世界给予的功德来修炼魂魄会消耗相当漫长的时间,但那些是敏之应得的。

朱厚照在萧明晟的注视下忍不住露出了笑容,道:“明晟郎君啊,你果然了解我。”

“明晟天君与明晟郎君也并无区别。”萧明晟语气郑重地道,“我始终是我,不曾改变,所以,你也了解我。”

朱厚照抿了一下嘴唇,慢慢说出了自己的顾虑。

“难道,你们就没有天规天条,禁止与凡人生出感情?”

古往今来,这种仙凡有别的故事比比皆是,开篇再美好,也是以悲剧作为收梢。天君听着位尊,但并非只有一位天君,带头不遵守规则,难道不会被其他九位天君诘难?

“神界可没有那么多无趣的规矩。”萧明晟直接道,“动情也好,无情也罢,都是个人走的道,哪能强逼所有人都走无情道。”

朱厚照说的那些传说故事,或许某些世界能够找到对应的发展,但那不过是占据了那一方世界最巅峰力量等级的存在设立下来的规矩,用来巩固自己的统治罢了。

最重要的是,十方天君,大抵算得上是规则的制定者了。

谁叫创造了这诸天万界的帝君当惯了甩手掌柜,要不是萧明晟机智,与其他天君定下了除非魔界大举进攻,每位天君掌事一会元后轮换的规矩,不幸作为十方天君之首的上天天君恐怕连个闲暇时间都没有了。

没有闲暇就不可能到小世界转世消遣,不来小世界就遇不到他的敏之,这后果可真严重。

萧明晟心有余悸。

***

虽然恢复了前几世的记忆,这一世的生活仍需继续。

代巡天下的第五年,新建的妖鬼司彻底在朝堂上站稳了脚跟,成为了比锦衣卫还要让官员闻之色变的部门。毕竟,不是哪个部门都能够与地府缔结正式的合作关系,令一众妖鬼闻之色变。

就是原本揣着点小心思的官吏都不敢因权谋私,“唯有死人才能够保守秘密”的准则已经不好用了。这要是犯到了妖鬼司的手上,纵是不能随随便便从地狱调来某某鬼魂进行审讯,若是动了真格,以正式文书请地府鬼差出面合作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促成了妖鬼司的成立,初期为妖鬼司打响名声的寿王朱厚照和国师明晟真人更是成了众人眼中的神仙人物,人虽然不常回京城,但名声却一天比一天大。

朱厚照为数不多回京城的时候,便是张太后的生辰。

正熙皇帝看着模样一如曾经模样,半点也没有变化的朱厚照,原本滔天的权势渐渐失去了它的诱惑力,反而健康与长生成了朱厚熙眼中千金不换的东西。

只是,无论是畏惧明晟真人的存在,还是不想自己变得太难看,他终究没有开那个口,只在合适的年纪将皇位传给了自己唯一的嫡子,转而过上了较为安逸的太上皇。

他这一世也相当不错了,大小也算是个明君,没有丢穿越者的脸。

不过,正德帝还是正德帝,即使被他占了皇位,他还是走到了比皇权更加高不可攀的高度。

终其一生,朱厚熙与朱厚照的关系都维持得不错,不是那种能够交心的亲兄弟,却也做到了自己该做的。

不过,他与朱厚照不算太亲近才合了那位明晟真人的意吧。

朱厚熙撇了撇嘴,什么代巡天下,镇大明国运,说不定就是看上了朱厚照,这才搞出了这么一个代巡天下。

朱厚熙撇嘴。

***

五十年后,这个世界已经没有敏之留恋的事物,自然就到了离开的时候。

“下一世,你是想一直留着记忆,还是如这一世一般,等到了某个时刻再想起来?”有关记忆的问题,萧明晟决定问一下敏之的意见,反正他是无所谓的,他总能够找到他的敏之。

“嗯……”敏之眨了眨眼睛,他伸手勾住萧明晟的脖子,缓声道:“自然是……”他忽然露出一个狡黠的笑意,“后一项。不过,你的记忆也不能留下。”

萧明晟挑了挑眉,道:“好啊。”

敏之凑过去亲了亲萧明晟的唇角。

全新的人生意味着新的希望,他自认无法在床榻上胜过明晟天君,但两人若是都没有记忆,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说不定他有机会宠溺保护明晟郎君。

敏之对全新的人生满怀希望。

然而,n世之后——

“……我觉得还是留下记忆吧。”又一次在世界进行中恢复记忆的敏之摸了摸自己快要断掉的老腰,年轻人的热情有点难以消受,老夫老夫的相处总能够稍微有点分寸吧。

萧明晟笑得满眼无辜。

这哪里是记忆的事情,谁叫敏之如此美味,让人沉迷其中无法自拔呢。

作者有话要说:全文到这里就完结了,莫得番外,比心心~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天涯无悔、每天都在为昵称而头疼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状态提示:第182节
全部章节阅读完毕,请试读《你是我梦里》《我还是过得很好》《恶毒女配带球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