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达火部落时,火部落的人零零散散的只剩了不到二十人,个个灰头土脸,浑身血污。

想想当初跟随头领攻打赤部落时,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何等威风,再想想这几年的辛苦和死去的族人,这些人悲从中来,抱头痛哭。

哭完了抹抹眼泪,咬牙道,“现在到了咱们的地盘,等咱们告诉首领后,带人出来,为死去的族人们报仇!”

“对,咱们赶紧回部落,让首领派人对付他们!”

回到熟悉部落给了他们极大的安全感和信心,只是这信心维持了不到半天的功夫,就悉数破灭。

看着部落前堵的满满的叫嚣着的外族人,这些人眼中一片灰暗——自家的部落都被人堵上门来打了,首领真的还能为死去的族人报仇吗?

心生绝望的他们连部落的城门都没进去,就被杀死在外面。

而烈此时还等着阿申带人回来,和他里应外合的灭了来犯的敌人。

直到城门被破,焱和燃那两张熟悉又憎恨的脸出现在面前,烈才从期盼中清醒过来,“是你们?!”

燃冷冷的看着他,“在你和你那好儿子害我们一家的时候,没想到会有今天吧?”

烈的脸迅速的灰败下来,落到这父子俩手里,他知道自己难逃一死,也不想在宿敌面前可怜兮兮的求饶,丧失最后的尊严,“我是首领,我的位置本来就该留给我儿子,是你们太不识趣,非要和猛抢这个位置。我不对付你们,难道要眼睁睁看着你们踩到我和猛的头上吗?”

焱冷声道,“不管你信不信,我从来没想过你的位置。你害死了小河,现在,该是你偿命的时候了!”

烈冷哼,“我害死了小河,那猛又是谁害死的……”

焱打断他,“他那是活该!废话别多说了,我给你个机会,和我决斗。你要赢了我,我就放过你。”

烈瞳孔一缩,决斗?怎么可能!他就是在壮年时,也打不过焱,更别提他现在已经老了。

坐以待毙不是他的风格,烈绷着脸,“别忘了我现在还是火部落的首领,你敢杀我,部落的人不会放过你的。巫也不会看着你乱来的。”

对了,还有巫!

烈眼睛亮一下,飞速道,“你和土部落那个准神使勾结,带人攻打火部落,巫不会放过你的!”巫可是神使,只要巫出面,一定能杀了焱!

“你说的是你们部落的那个神使吗?”一道清脆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烈扭头,就见一个清瘦俊秀的青年从门外走进来。

青年看着他,一脸淡然,忽的一笑,弯起的眉眼中带出三分恶劣,“忘了告诉你,我刚才和你们那个神使谈了谈,你们那个神使对他昔日的所作所为倍感愧疚,觉得不配为神使,已经自焚,亲自向火神请罪去了。”

黄珏和焱带着人赶到火部落外面时,正遇上燃——燃挑动周围的部落攻打火部落后一直没走——有燃出面,土部落和赤部落也加入了攻打火部落的队伍中,众人齐心协力,不到半天的功夫就把火部落攻打下来了。

攻进火部落后第一件事,黄珏就跑去找那个所谓的神使——因为这个神使的原因,他和他的部落才会被火部落惦记上,黄珏不是多么大气的人,让他就这么放过这个神使根本不可能,他也不会留这么一个隐患。

原本以为被人们吹捧上天的神使会有多厉害,结果一交手,黄珏才发现,这个神使的控制火焰的本领就相当于末世时,刚觉醒的火系异能者。糊弄糊弄这些原始人还可以,打起来了根本没有任何威胁。

大约这个神使也知道自己的情况,所以在火部落被攻打时,他才缩在屋子里没有出面。

最后,这个神使用火焰烧黄珏时,被黄珏干脆利索的泼了一身的酒精——这酒精还是他存在空间里,留着做酒精灯用的。

结果可想而知,玩火自焚就是这个神使最终的下场。

自己最后的倚仗也没了,烈彻底熄了活命的心思,趁着众人不注意,干脆利索的给了自己一刀,对着焱他们笑的猖狂,“我就是死,也不会死在你们手里!想杀我报仇,没可能!”

一边笑,一边弯腰倒下去,殷红的血流了一地,身子抽搐两下,没了气息。

黄珏看着焱,“焱?”

焱勾唇一笑,长久以来压在心底才仇恨终于散去,伸手握住黄珏的手,“这边的事了了,咱们回家。”

黄珏眉眼弯弯,“好,咱们回家!”

至于火部落这堆乱摊子,就留给火部落的人头疼去吧。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结局了。饼干第一次写文,中间有许多不足,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改,心里一度很抓狂。感谢小天使们一路以来的包容和支持,因为你们,饼干才能顺利写下来,鞠躬!

最后,

再三感谢所有支持正版,支持饼干的小天使们,爱你们,么么哒~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门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状态提示:第169节
全部章节阅读完毕,请试读《你是我梦里》《我还是过得很好》《恶毒女配带球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