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亏方老你的指导啊,”喻文州拿帕子给黄少天擦了擦嘴,“说明姜还是老的辣啊。”

方世镜笑了笑:“你们两个小的,嘴巴一个比一个甜啊。”

某个事实,在他们的谈笑风生中被掩饰了过去,方世镜看了看挂在墙上那个“嘎吱嘎吱”不停走着的大钟,暗暗地叹了一口气。

时间不多了啊……

方世镜你还能撑多久?

不过,就算为了这两个小家伙,也得撑下去啊。

炭火明明暗暗,室内温暖如春。

冬天快过去了,春天就在眼前。

蓝雨的春天,也在触手可及的不远将来。

所以,方世镜你得撑下去,撑到最后一刻,撑到这两个小家伙可以完整地顶起蓝雨和术士塔这一片天,撑到他们有实力逐鹿整个大陆的那一天。

然后,你再松下这口气吧。

说不定,还可以看到春暖花开的那一天。

春天快要降临的时候格外的冷,但是你可以听到河面上冰块消融断裂的声音,潜伏在还没有褪尽白色的大地之下的嫩芽窸窸窣窣伸展身体的声音。

“真的是……”一个青年抱着一个长条皮套坐在河边,他的身边是熙熙攘攘的人来人往。

“真的是啊……”他伸了一个懒腰,抱着手上的东西站了起来,“这么多人……压力山大。”

沿着这条路往上游走,就是一场人山人海的选拔赛。

蓝雨的选拔啊……

六芒星阵和剑阵交相辉映,银发的术士和金发的剑客各站在六角中的一角上。他们在静静等待通过考验可以站在其余四角上的同伴。

另外的,可以和他们并肩战斗的,可以将自己背部交付与他们的战友。

方世镜坐在椅子上,靠着窗户往下看了一眼。

春天就快要来了啊……

他的手边有一封信,信鸽啄食着桌边的面包屑。

“你们要快点长大啊……”他看着灰暗的天空闭上了眼睛,“不是避世就能躲开这世间所有的算计和y-in谋,要么足够强大,要么……”

“就算计回去吧……”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他的眼底是一片从容。

“反正,有喻文州在,你们不会吃亏的……”

“文州……”黄少天瞟了喻文州一眼,“你干了什么啊?我在这杵了半天了别说人了,毛我都没有看到半根啊!”

“为什么,非得是我干了什么啊?”喻文州笑容缱绻地看着黄少天,“我觉得我很冤枉啊,少天。”

“因为!”黄少天从自己精神海里拽出了活蹦乱跳的夜雨,那只负翼金毛鼠用特别无辜的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这只家伙兴奋得不得了!一个劲的向往外跑!跑什么跑啊!混蛋你一脸无辜是什么意思!”

喻文州伸手弹了一下夜雨的脑袋:“小叛徒。”

夜雨特别委屈地抱着喻文州的手腕在他手心蹭了蹭,大尾巴顺势使劲晃来晃去。

灭神从喻文州的身后踱步晃了出来,黄少天反手把自己的精神体扔到了灭神的背上:“快去,快去。去看看那些家伙到底有没有人到了第二层关卡了。”

“现在!”黄少天趁着喻文州打开结界的一瞬间扑上去勒住他的脖子,“快!迅速地交代!你在第一关干了什么坏事!怎么现在都没人过来!”

喻文州握住在他脖子上晃来晃去的胳膊,微微一笑:“没干什么真的,只是在入口处写了几个字,让他们小心点,顺便留了我的签名在上面。”

黄少天想了一会,特别佩服地点了点头:“太狠了文州,全蓝雨的人都知道你吃人不吐骨头的……啊啊不是,是你足智多谋!你这样写简直就是司马昭之心,不对……该叫做欲盖弥彰?好像也不对……”

“我吃人不吐骨头?”喻文州饶有兴趣地看着绞尽脑汁使劲想词的黄少天。

“不是我说的……”黄少天努力撇清自己跟这句话之间的关系,“真的我的意思就是想夸文州你特别的聪明特别的机智……”

“特别的y-in险?”喻文州接上了黄少天没有说完的话。

“真的不是我说的文州你信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信你,”喻文州揉了把黄少天的头发,“不过啊……”

喻文州掐了一把黄少天的腮帮子:“问题是我听到了夜雨的心声啊。”

夜雨的心声是什么?

负翼金毛鼠趴在那个木板上看着一行漂亮的手书啧啧称奇。

木板上面写着:

各位请务必小心。

喻文州

太y-in险!太j-ian诈!太!

能干了!!

每一个经过这一关卡的冒险者和佣兵都是吊着心的,觉醒者最大限度地不断对外扩散自己的精神波,已经发生了好几次的精神波的冲撞。

这样基本上可以快速淘汰一部分精神海不稳定或者精神波动太大的觉醒者。还能够从参与者在无形中自动绷紧的神经中,迅速地找出一部分心理脆弱或者极端紧张的人。


状态提示:第60节
本章阅读结束,请阅读下一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