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你个不要脸的你给我过来!”张佳乐挽起袖子就要冲上去,“过来我保证打不死你!”

“有本事你就打死我,”叶修避开那几枪,抬头特别诚恳地给张佳乐提议,“不然我估计乐乐你每次都要白跑。”

“大孙你放开我!”张佳乐死命要从孙哲平卡住自己腰的右手里挣扎出来,“我立马打死这个不要脸的算是给咱们佣兵除四害了!”

“咱们佣兵有四害?”苏沐橙特别好奇地凑上去问张佳乐。

“有啊!”张佳乐一指叶修,“可不就是叶修叶修叶修和叶修这四害吗!?”

吴雪峰捂着嘴转过去笑得肩膀一直抖。

“我哪里是四害?”叶修慢条斯理地拍了拍身上的灰,“我明明是咱们佣兵界的三好榜样,身手好,武器好,还有……”

“还有啥?”张佳乐抓住孙哲平抓着他腰的那只胳膊,顺口问道。

“长得好。”

张佳乐被哽住了,他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下叶修,有些艰难地转过头去看着孙哲平:“大孙,你说他哪里来的那么厚的脸皮说他长得好?”

孙哲平眼皮抽了抽:“他说的话你也会信。”

“我没信!”

“下次当做没听到就可以了,他说的都是废话。”

张佳乐得意洋洋地瞅了叶修一眼:“看到没有叶修!你个臭不要脸的!”

叶修抽出一支烟点燃:“说得你是香的而且很有脸一样。”

孙哲平连忙继续扣住张佳乐的腰避免他再次扑上去跟叶修打成一团。

“叶修你有本事过来!大孙你放手放手!!”张佳乐使劲挣扎着,“你过来我保证打死你!!”

叶修转过身:“你有本事就先挣扎出来再说吧。”

张佳乐挣扎了半天确实挣扎不出来,转身逮住一夏死命蹂躏起那张胖脸。

缭乱也大模大样站在一夏的脑袋上,配合着啄一夏的脑袋。

为什么每次最后都是把怒火转移到我身上……

一夏内心泪流满面。

堕灵的活动迹象最近在这一带频繁出现,虽然不像是深渊之门被打开那样的大事件,但也算得上顶级的任务了。

更何况,光明圣殿怀疑这次的堕灵和鬼使有关。

光明圣殿的军团和霸图的佣兵精英队出发的前一夜,教皇冕下强行留下了副指挥长在圣殿过夜,张新杰被教皇笑着带回后殿,韩文清只能黑着脸一个人回去。

对于教皇冕下的这个决定,张新杰心里七上八下打着小鼓,虽然脸色一派平静,内心翻来覆去想着的,只有一件事。

一定是那件事……

怎么办……

“在想什么?”教皇伸手捏住张新杰的耳朵,笑得一脸意味深长,“耳朵这么烫啊……”

“没有……”张新杰在外一贯严谨的表情终于破了功,“这次任务还有……还有还有……”

“在想什么啊?”教皇抓住张新杰不放,“让我猜猜看啊……”

张新杰第一次失态到扑上去捂住教皇的嘴巴,在看到教皇笑得眉目弯弯时心知上当了。

“冕下……”张新杰的语气要多无奈有多无奈,

“我猜你在想为什么这回我必须要让你去,”教皇笑得很是狡诈,“因为我要你们这次不仅要带回几位所谓的研究枪支弹药的,还要带鬼使回来。”

“鬼使不是……”

“嘘……”教皇一根手指抵住张新杰下面的话,“记住啊,如果你要支撑起一个庞大的结构,就永远没有所谓的敌人和所谓的朋友。”

“利益是永远第一位的。”

“我们拥有的力量永远不嫌多,所以,新生的所谓科技的力量我们要寻求,我们打压的鬼使的力量我们要掌控。”

张新杰微微点头:“因为光明神的圣光会洗去他们堕落的标记对吧,只要心属于神迹,那么力量没有邪恶。”

教皇搂着他笑了笑:“说得太木奉了,比任何言辞都要冠冕堂皇。”

张新杰不好意思地把脸埋进了教皇的怀里。

教皇怀里趴着圣子,玫瑰色的玻璃天窗漏下繁复绚丽的光芒,白衣的教皇拍打着青年的脊背,告诉他的却不是圣洁优雅的传颂。

“你都这么大了,也该知道了,”教皇的眼神悠远而又复杂,“阳光普照之下不是一派光明,黑暗和y-in影如影随形。你要去涉足去了解甚至于,去亲手触碰那片黑暗。”

“你怕不怕?”

张新杰摇了摇头:“我手上也曾沾染鲜血。”

“不仅仅是沾染鲜血,”教皇抓住那只手,摊开看了看,“你要走过一条荆棘的路,然后踏过烈焰堕入地狱,从泥淖里面走出来。

“你会经历背叛、欺骗、算计甚至杀戮。

“你会遍体鳞伤身心俱疲。”

“但是,”教皇笑盈盈地点了点他额头的圣十字架,“最好的消息是,你不是孤单一个人。”

“可能所有人背弃你但是他不会,可能你一无所有但是你还有他。”


状态提示:第70节
本章阅读结束,请阅读下一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