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的时候,水犹寒好奇地问了她一句,总觉得她方才有股胜券在握的派头。但……事实似乎并不如此。

云婳“咭”地笑了出来,眉眼藏笑过去对她耳语了几句……

接着水犹寒也听得轻笑起来,看了眼赌桌边还兴致勃勃等着分金子的教徒们,笑笑摇了摇头。

红烛摇曳的屋内,气氛却全然不像个洞房,反而更像个审疑犯的现场,凝肃威重。

“跪好!”巫锦的声音中夹着冷冷的怒气。阎绮陌赶紧挺直了背,低着头只敢盯着地面。

膝盖下是一块搓衣板,硌得腿生疼,前面还有一根j-i毛掸子在挥舞,随时会落在身上。阎绮陌憋屈地咬着牙,脸涨得通红,好几次想站起来挽回颜面,可是被巫锦一喝,立马又绷直了身子跪得笔直,丝毫不敢动弹。

“阎绮陌,你去青楼了?”

阎绮陌见她动怒,不敢点头:“小锦,我只是去见一个朋友……”

“见朋友?”巫锦反问,“我怎么不知道你在青楼有朋友?你一直瞒着我?”

自己的确是瞒了她,阎绮陌顿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既然是朋友为什么要瞒着我?除非你心虚。”巫锦的思维此时格外清晰,言语满含愠怒:“昨夜没让你和我睡,所以就去青楼见‘朋友’了?”

她越说越气:“阎绮陌,就因为我们没成亲你就,你就去……!”最后话语骤停,自己都说不出口了。

“小锦,我只是昨夜去找了她,晚上是在你安排的房间里睡的。”阎绮陌也着急,担心她误会,“我与她只是坐谈了一会儿,什么都没做。”

“好啊,阎绮陌,看来你夜里精神都很好,还能大老远不辞辛苦跑去青楼与别人坐谈。”巫锦把j-i毛掸子摔到地上,褪下外衣,“我没你精神好,我先睡了。”说着真便侧身一躺,被褥一拉,朝内睡下了。

“小锦……”

“我困了,我要睡觉了,麻烦你别说话。”巫锦是真的生气了,气她瞒着自己去青楼,深夜去见“朋友”,还不知道那“朋友”与她半夜做了什么事。

阎绮陌膝盖有些泛疼,然而疼痛事小,难为□□大,她这辈子还没跪过谁。“小锦,我可不可以……”

“可以啊,你快去青楼找你的朋友,去了也就别回来了。”巫锦气恼说完,把被褥一掀,蒙住脑袋裹着身子蜷起来了,不想再理她。

阎绮陌咬牙想了想,心底叹口气,不敢再出声,默默跪在搓衣板上,也不敢动弹。

这一跪便是月落日出,接着日头升到中天,院门口盯着那间屋门翘首期盼的教众们已经着急难耐,盼望着两人早点从里面出来,自己就能去分金锞子了。

而云婳只是悠闲坐在旁边一张石凳上,抿唇偷笑,似乎已经预见到了阎绮陌的惨状。

巫锦昨夜闷恼了许久,裹在被子里睡得也不□□稳,一直到天光露白才终于沉沉睡过去,接着再醒来时,已经正午时分了。

她转醒坐起身,发现搓衣板上那个人还老实跪着的时候,霎时气消了不少,但恼意不减,晾着她一直到梳洗完毕以后才重新回来坐到床边,开口道:“你说吧,你和那个人,究竟做了什么?”她深吸一口气,对答案有些紧张。

终于等到她肯再搭理自己的阎绮陌立即道:“小锦,是我的错,不该瞒你。”跪了一夜,阎绮陌权衡之下还是觉得先把误会解开更重要,“我只是去找她请教问题,你若是不信,今日我就带你去找她,你可以当面对质。”

想了想又赶紧补充道:“要是我做了任何对不起你的事,回来任你收拾!”

巫锦撇着嘴看她说得恳切,又面色心急唯恐自己不信,重要的是,竟然还跪在那块搓衣板上。

昨夜本来是想不理她一晚,让她自己回另一间房去睡,没想到她却一根筋在那里跪了一夜。

“好吧,你先起来。”巫锦肚子里的气泄了点,伸手去扶她。

阎绮陌一连跪了几个时辰,腿脚酸麻简直快要失去知觉,膝盖更是动一下都疼,被又硬又细的条棱硌的。她颤巍巍站起身,双腿仍是又软又麻,刚站起来便一个脱力,险些又跌下去。

好在巫锦稳稳将她扶着,看她这样又止不住心疼,搀好她道:“我扶你出去。”

“好。你放心,小锦,我什么都没做。”

于是万众瞩目的那扇门一开,一个晴天霹雳轰隆劈在教徒们的头上——

他们看见阎绮陌脸露疲色、腿脚发软、脚步虚浮不稳,被巫锦搀扶着缓缓走出来。

教……教主竟然是下面那个?

圣女原来是深藏不露……

众人的大脑一片空白,懵在原地久久回不过神来。云婳开心把石桌上的银子一揽:“不好意思,这些钱我就笑纳了。”然后抱着钱回头冲水犹寒飞了个得意的媚眼。

至于那对此赌局毫不知情的二人,午食都没用便着急地出了血莲教。

阎绮陌急于证明清白,也管不得腿疼,一路不停歇地到了烟花巷。

进了青楼,穿堂过廊,巫锦越走越觉得这条路熟悉,这不是红姐姐上次请她来坐的地方吗?

巫锦正想着,阎绮陌已经推开门了:“小锦,就是这里。”她叹了口气,决定坦白,“我只是时常不懂该如何处理情爱之事,担心处事木讷笨拙不讨你欢心,所以偶时会来这里请教她。”说着冲里面招呼道:“红儿,我又来麻烦你了。”

巫锦被她说得思绪混乱,尤其


状态提示:第128节--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