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当年没有选择你。现在补偿还来得及吗?”梁文思亲了亲他的鬓角问道。

郎箫在他肩膀上摇头,说:“对不起,我一直不知道你的痛苦,明明是你的男朋友,却什么也没察觉到,我太不称职了。”

“对了,你的心脏,有检查过吗?”郎箫紧张的抓着他的手臂问道。

“每年都有做检查,没有问题。”梁文思知道自己的父亲是遗传x_ing心脏病后,对这件事也很看重,每年都会定期体检。

郎箫松了一口气,摸摸他的脸,“抱歉,打疼了吧。”

梁文思亲了亲他的手,“没事,是该打。”

两人身高相仿,心脏贴着心脏,兜兜转转这么多年,他们终于能好好在一起。

事后,郎箫躺在床上平复呼吸,“说起来,你念书那会儿就很会撩,这些年果然已经修炼成老司机。”

梁文思捏了捏他的耳朵,探头亲了一下他的唇,“好酸啊。”

郎箫翻身将他压下,“我和你可不同,你得让我好好练一下枪,免得你总说我技术差。”

“哪里不同了?我只是比你有耐心,悟x_ing比你高,见得也比你多。”梁文思单手勾住他的脖子,亲了一下他的嘴唇,失笑道:“醋精。”

郎箫的眼睛缓缓睁大,不可置信的看着梁文思,“你的意思是说……”

“不是老司机,新手上路,全靠你衬托。”梁文思拍拍他的脸,笑道。

“真的?!”郎箫猛地扑倒梁文思的身上。

梁文思在他的背上拍了一巴掌,“压死我了,快起来。”

郎箫不肯放开他,将脸凑到他面前,“真的吗?真的吗?只有我?”

梁文思无奈的推开他的脸,“真的,真的,只有你。”

“那你在酒吧怎么装作不认识我?后面还说要和我做炮|友,或者包养我。”郎箫问道。

“知道什么叫欲擒故纵吗?”梁文思真的觉得这人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么好骗。

他预谋了这么多年,一步步将郎箫圈住,怎么可能再放开手。


状态提示:第221节
全部章节阅读完毕,请试读《龙傲天的第一情敌[穿书]》《和死对头共享系统的日子[快穿]》《今天我又吓到非人类啦[无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