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看书>经典耽美>循迹而来>第103节

温尔没有力气来分辨别绪的变化,反正到最后都得被逼着学习,难得休息的时间他只想装死放空。

别绪已经完全计划好未来一个多月的生活——趁着他们在温故无人打扰,给温尔好好补补课,并且安排上适当的针对x_ing训练。

按照他们和出版社的协议,只需要集中在某几个月提供场地,或者临时活动再临时通知。

大部分时间温故都处于半歇业状态,两人的工作重心还是放在帝都。

温尔连着半个多月被别绪折腾,从一开始无法适应,到最后已经可以逐步跟上他的节奏,甚至偶尔还能举一反三,让别绪很是惊喜。

两科作业写完,别绪头一次主动停笔,抹掉温尔额上的汗,温声地哄:“进步真大。”

温尔勾勾手指,不怎么有杀伤力地睨他一眼,不想说话。

别绪心领神会,给他把脸颊边搅成几绺的s-hi发拨开,很有耐心地解着小小的结,听来还很委屈:“夸你呢!”

温尔干脆偏过头,挪了挪手臂。看他的架势是想要翻身,虽然没有力气,但姿态得摆出来。

别绪得了便宜也不再继续卖乖,搂着温尔的腰,很是消停地不再动作,两人就这样安分地搭着睡了。

第二天天气很好,别绪起了个大早。等到温尔软着腰下楼,早餐都摆在了桌上。

“我们今天出去走走吧。”

“行。”温尔当然没什么意见,他早说要出去逛逛,但都被别绪以他学习不好,急需补课的名义挡了回来。

两人没什么要收拾的,吃过早餐,就挽着手出了门。

秋分已过,快到重阳,南方逐渐转凉,一大早还有些冷。

别绪很有先见之明地带了条红围巾,没走几步,就给温尔围上。

温尔一瞥他单薄的白衣黑裤,扯着围巾的一角,想给他分点。

“没事,我不冷。”别绪拉着围巾在温尔脖子前打了个结,让他半张脸都埋进去,只露出细细软软的碎发。

秋意瑟瑟,晨光熹微,浅浅的风卷起细浪,托举着半片枯叶,跌跌撞撞地飞到他们脚边。

两人都没作声,互相搭着臂弯,安静地往前走。

温尔本以为他们是随便逛逛,走哪儿算哪儿,没想到别绪像是早有预谋。

对于这座城市他只会比别绪更熟悉,走了一段,就大致猜到了别绪的目标。

等看到“喜乐街”的标识和不远处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打太极的老人,他更是完全肯定了自己的推测。

别绪还能认出上回给他带路的老人,不过这次他已经提前做好功课,领着温尔在弯弯绕绕的巷子里穿梭自如。

“你怎么这么熟练?”

别绪得意地一扬眉,本想答一句“天赋”,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告诉他:“我上次去给你搬书,顺便走了几圈。”

这个顺路还真是顺得够远,不过温尔没揭穿他。

事实上,从踏入这条街的第一步,他就发觉自己喉咙发堵,有一些莫名的感动悄悄潜入了他的胸膛,把各种难言的心绪裹得密不透风。

七弯八绕之后,他们踏进了入尘寺。

秋天的这个地方和春天时相比基本没有变化,还是那破败的牌匾,还是那灰蒙蒙的建筑,甚至在入秋后cao木更显杂乱凋零。

但有两人在这里相遇,目光相接的那一眼,是想要让这荒瘠的地里开出花来。

别绪依旧没见佛,只对着佛的方向拜了拜。他也不管什么佛理不容,一拱手,一鞠躬,就揽过温尔,浅浅一吻。

他笑眼看着温尔:“我来这里还愿。”

温尔倏地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过了大半年,还清晰得历历在目。

——“你是来这里求姻缘的吗?”

——“啊……不是……”

——“我是。”

——“哦——祝你好运。”

——“有你的祝福,就很稳妥了。”

温尔恍然惊觉别绪所谓“稳妥”的意思,原来这么早这么早以前,他俩就被牵到了一起。

正所谓命中注定,但那也是因为有别绪不远万里,循迹而来。

温尔刹那间有太多话想说,最后他只是主动吻上别绪,告诉他这份迟到了太久的回应。

“我的心愿也是你。”

喜乐街,非痴傻憨乐,而喜人之所喜,乐人之所乐。

所以入世,所以但求皆得愿。

所以每份诚挚的寻觅,都能找到它最终的归宿。

作者有话说:正文完结,没有番外。 谢谢所有给我收藏投喂评论打赏的人,谢谢你们有耐心读完这个故事,谢谢大家包容我不稳定的更新和不成熟的文笔。 下一篇我们有缘再见。


状态提示:第103节
全部章节阅读完毕,请试读《龙傲天的第一情敌[穿书]》《和死对头共享系统的日子[快穿]》《今天我又吓到非人类啦[无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