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言那几个酸不溜秋的字咬牙切齿的出现在屏幕:“钻石那么小,小气!”

夏白路气得冒烟,咒骂道:“这家伙口嘴里吐不出象牙!”一边愤愤的回复:

“你这个富二代别站着说话不怕腰疼。”

顾言:“那是,我如果要求婚,起码5克拉以上。”

夏白路:“去去去,你连对象都没。”

顾言好一会没说话,许久才回了一句:“会有的,你给我等着。”

夏白路好奇起来:哎?难道珊珊跟她?正想发信息追问,旁边一直在观摩的秦以书忍不住吐槽她道:

“你跟她较什么劲呢?”

夏白路哑然失笑,想想也是,便故作大度的回了一句:“拭目以待。”

顾言还不依不饶:“你占着我身体的好处就少假惺惺了。”

夏白路飞快打字:“占着你身体还顺便帮你把你这大反派的人设洗白了,不该感谢我吗?”

顾言没再回复,大概是忙着把白眼翻到天上去了。

夏白路放下手机,释然而笑。跟顾言斗了一阵嘴,仿佛把她这半年多来的精彩生活回顾了一番似的。嗯,确实,自从自己来到顾言的身体以后,顾言以往那个大家眼里嚣张自私的形象就改变了很多,在外人看来就像是改过自新、反派洗白一样。但是顾言在自己身体里,又何尝不是代替自己活出了另外一种活法呢?她现在忙着开餐厅、照顾爷爷、天天跟杨珊珊斗来斗去,也未尝不是一个精彩积极的人生。

这一路走来两人的奇遇,虽然有坎坷也有风雨,但最终大家总算是都尘埃落定,彼此之间也没有反目成仇。想想如果当时,两人没有交换灵魂,不管是两人都死去,或者都活下来,或者是其中任何一个死去,都一定不会是现在这样还算得上是“大家都找到了幸福”的结局。

夏白路摇摇头,没有继续想下去。此时此刻不该是在沉浸在爱情的甜蜜中吗?没必要再想这么多了。这时,天气又变冷了,一阵寒风吹来,夏白路打了个喷嚏,便起身将手伸向秦以书:

“老婆,我们走吧!再坐下去我怕你感冒了。”

“打喷嚏的是你。”秦以书懒懒的笑她,抓住她的手站了起来。

两人收拾好东西,往动物园门口走去。这时已经开始飘起了小雪,气温越来越低了。夏白路拉着秦以书,几乎是小跑着来到大门口,往门外一边张望一边喊:

“有没有人啊?我们被锁在动物园啦!”一边期盼管理员能出现发现她们俩。

但是这次运气不那么好,喊了半天,没有任何人。

“要风度不要温度,现在麻烦了吧。”秦以书笑着嗔怪她。

“仪式感!要仪式感嘛!”夏白路冻得一边搓手一边原地踏步,笑盈盈的答道。秦以书也跟着她一起搓手踏步。

等了半天,管理员也没出现。夏白路快要撑不住了,拼命往手上呵气:

“怎么办,老婆,我们要出不去了。”

秦以书忽然笑了:“其实,我本来有个想法的,现在一切看天意了……”

“什么想法?”

“刚刚我没说的第二点,你还记得吗?”

“记得。怎么?”

“我刚刚本来想说,”秦以书不紧不慢的答道,“第二,如果今天还是上次那个管理员大叔放我们出去,我们干脆就……”

“就什么啊?”

“就第二天直接去领结婚证吧。”秦以书语气波澜不惊。

“什么?结结结结结婚证?”夏白路在严寒和惊讶的双重交织下,舌头不禁打结起来。

“是啊,”秦以书很淡定,“要去吗?”

“可是,我们才订婚一天都不到!”夏白路的脑回路完全跟不上她的。

“有规定不许刚刚订婚就结婚吗?”

“好像没有……”

“那不就是了。”

“好像……真的可以额……哎等等,你认真的?!”迟钝的夏白路说到现在才真正反应过来。

“不然呢。”在秦以书看来,这个逻辑似乎很平常,她完全不理解夏白路的惊讶,在月光下淡淡的望着夏白路。

“结结结!”夏白路开心得简直以为自己幻听了,“不行,我现在马上去找那个大叔啊!你还记得上次他大概几点出现的吗?”

“好像……11点多?”

“走走走!我们不能在门口干等,要主动出击!我们往动物园里面找找去!这个跟玩游戏打隐藏boss差不多的,要主动找!”

“隐藏boss?”

“是啊,随机掉落稀有物品呢,就是我们的结婚证!”

秦以书看她着急的可爱样子,笑出声来。

“大叔!”夏白路已经一边焦急的叫着,一边往动物园里面跑了回去,“管理员大叔!”

秦以书在她身后跟着,无奈的摇头:哎,这怂货,这种时候倒是很积极。

不过算了,也挺好的。至少,现在不是幸福得没边了吗?

秦以书追着夏白路的身影,也往园区深处跑去。


状态提示:第116节
全部章节阅读完毕,请试读《龙傲天的第一情敌[穿书]》《和死对头共享系统的日子[快穿]》《今天我又吓到非人类啦[无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