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天一亮,一切都不一样了。

早膳是简单的粥和几样小菜。夏清舒捏着瓷勺,舀起粥水往嘴里送去,此粥鲜香味美,入腹暖胃,可见做粥的大厨费了不少心思,可夏清舒还是想念昨晚的花生米。

季迁遥的胃口向来不大,小食半碗便放下了勺子,坐在凳子上静静等着夏清舒。

这目光让夏将军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她隐隐觉得长公主殿下要赶人了。

不由自主地,夏清舒放慢了喝粥的速度,慢慢吹凉,细嚼慢咽。

“夏将军喝粥的动作好生优雅。”季迁遥含着笑道。

“与殿下一同进食,自然不能狼吞虎咽,而且吃得慢些才能品出厨子的用心。”夏清舒早就想好了应对之语。

只是吃得再慢,这粥也有喝完的那一刻。

“既然早膳也吃完了,那我有一事要与将军说。”

夏清舒心头一紧,面上神色未变半分:“殿下请说。”

“稍后有几位皇亲来此处闲玩,将军久留怕是不便。”

夏清舒了然,起身作揖:“臣晓得,那便先行告退。”

季迁遥点点头。

夏清舒刚进入密道,杨茗便沿着小径走来,来到季迁遥面前,禀道:“主子,属下在瞿庄找了一圈,没有找到瞿勇的老母及妻女。”

“周围也找了么?”

“方圆几里都找遍了,都没有。”

季迁遥叹了一口气:“她们怕是已经遭毒手了,让你的手下归吧,莫要查了。”

杨茗望着长公主殿下的神□□言又止,他想说就算此三人惨遭毒手,也该留下线索才是,可他同手下找遍了方圆几里,连线索都没找到一条,竟是这般奇怪。但既然长公主殿下吩咐了不必再查,杨茗不会多事,故而应了一句“是”便退下了。

***

南京城赵府南厢房。

欧阳世骏坐在扶手凳上,饮着茶,脸上挂着轻松惬意的笑,显然成竹在胸。

赵晔宾却同他截然相反,双唇紧抿,神情烦躁,在房内焦急地踱步,忧心忡忡道:“世骏,这夏清舒也不知打的什么主意,查案查了半天就撒手不查了,现在跑到什么别苑去吃野味了。陛下给了她五日之限,她怎么一点也不着急呢?是年纪太轻,不谙缓急?还是城府太深,有意避着?”

欧阳世骏掀了掀眼皮,脸上仍是一副信心十足的模样,他宽慰道:“三哥,你别急,放宽心,管她夏清舒打的什么主意,反正哪,最后决定胜败的棋子,掌握在我们手中呢。”

说起这件事,赵晔宾的脸色倒是好了一些。他快步走到欧阳世骏身旁坐下,捧起茶盏,嘬了一口茶水,摇头晃脑道:“这拂云兄弟二人也是厉害,五军都督府守卫那么森严都能闯进去。”

欧阳世骏趁机奉承一句:“毕竟是三哥寻的人。”

“不过,骏弟,这二人同我合作多年,多少是有些人情在,弄倒夏家之后,得给他们留条生路。”

“三哥放心,世骏都安排好了。”欧阳世骏拍了拍赵晔宾放在桌上的手背,嘴角挂着高深莫测的笑容。

“还有,骏弟,此事一定不能告诉父亲。他总说我不成气候,这次定要替他解决夏家这个心头大患,让他刮目相看。”

欧阳世骏笑着点头:“此事若成,三哥居首功,干爹定然会摒弃之前的看法。”

赵晔宾洋洋得意,捧起茶盏饮了一口,缓了缓又道:“不过话说回来,现在夏清舒这副闲散的模样,不知打的什么主意,我总觉得不安心,我们要不要给她弄些麻烦,折腾一下?你可有办法?”

“办法自然是有的。”欧阳世骏斜眼一笑。

赵晔宾捋须大喜,催道:“快说与我听听。”

二人凑近身子,低声密语。

听完计谋,赵晔宾笑得都合不拢嘴,连连夸道:“好计策!不仅能让夏清舒惹上一身臭名,还能给我们的最后那记重击助力。”

欧阳世骏眯眼,y-in冷笑道:“只要这些个关键的棋子是我们c.ao控的,一切就万无一失。”

***

腊月二十一日下午,一条流言传遍了南京城的大街小巷。流言道刺杀周家公子的幕后之人已经找出,是周家的对头——赵家。

一下子,赵家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未及一日,流言越传越离谱,原先只是猜测,传了几个人之后竟有了板上钉钉之意,不少无知百姓围在赵府门外,逼迫赵府交出刺客,以保京师安宁。

鸿溯帝闻之,震怒。追查者尚未查出幕后真凶,未有定论,定然有人在背后捣鬼。鸿溯帝派遣官员安抚百姓,并令五城兵马司抓捕流言散布者。

民愤被压下,但赵阁老的门生彻底被激怒,纷纷上书为大学士愤不平,其中有一两个将矛头指向夏清舒,称她抓不到刺客便故意拿赵府当替罪羔羊。

夏清舒不置一词,自别苑回来便呆在府中养花逗鸟,闲闲散散。

朝中又是一轮弹劾,鸿溯帝一个头两个大。而民间舆论的风向骤变,先前极言赵府之恶的人开始称赞赵府之德,并有一些人开始攻击闲在府中不作为的夏清舒。

从始至终,夏清舒不辩一词,朝中更无官员为其喊冤,民愤再起。

***

时局演变至此,赵晏源始料未及,欧阳世骏的计谋他知道一些,却从未参与和过问。但夏清舒比他想象中还要好对付,这个不谙朝堂深浅的武人,同谋士相对,定然要吃大亏。只要他的干儿将几名关键的人引至殿前,


状态提示:第35节--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