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清舒的营帐很大, 里头划分成了各小间, 季迁遥直接走入里间, 夏清舒亦步亦趋的跟着。

她望着季迁遥疾走的背影, 脑袋不断思忖着那个问题:长公主殿下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军营?

季迁遥转身的那一刻, 夏清舒吓得不轻,她慌忙低下了脑袋,躲开二人快要粘上的视线。

“你方才在做什么?”季迁遥解开腰上的佩剑,丢在夏清舒放置武器的木架上,很是随意。

夏清舒斜眼望着木架的底端,老老实实地交代:“方才......蒋大夫被凳脚绊了一下,要摔了,我扶了她一把。”

“那她都站稳了,你为何还要抱着她?”

“她发现了薄片上的秘密,唤着我看。”夏清舒一直低着脑袋解释,她不敢同季迁遥对视。

听她还愿同自己说话,与自己解释,季迁遥急迫的心安了下来。

她朝夏清舒迈前了一步,熟料,夏清舒随着她的动作往后退了一步。她又迈前一步,夏清舒又后退一步。

季迁遥恼怒,下命令道:“你不准动。”

接着她又朝前走了一步,令她满意的是,这次,夏清舒听了她的话,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季迁遥连续走了三步,与她面对面。

前方黑影压迫,对方呼出的气轻轻洒在自己脸上,夏清舒紧张得手心直冒汗。

“抬起头来。”季迁遥又下了一个命令,可在这个命令上,夏清舒无动于衷。

季迁遥重重地一叹气,张开双臂抱住了夏清舒。

温香软玉扑来,夏清舒惊得大气都不敢出,身子绷得紧紧的,脸上神情也跟僵住了似的。

“我不喜欢卫临松。”季迁遥埋首于夏清舒肩上,将她抱得很紧。可夏清舒的手臂仍垂在身侧,未有回应。

你也不喜欢我。夏清舒在心里苦涩地道了一声。

“我喜欢的是你。”季迁遥直白地吐露出了自己的情意。

夏清舒嘴张得更大了,耳边嗡嗡嗡嗡,她总觉得是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她张嘴问道。

“我喜欢的是你,夏清舒。”季迁遥用更大的声音、更笃定的语气说了一遍。

夏清舒低垂的指头动了动,旋即又攥成拳头握起,委屈兮兮道:“可你与我横眉冷对,分明是讨厌我的......”

“你不是也同我横眉冷对?还常常找我麻烦。”季迁遥反问了一句:“你是不是也讨厌我?”

“没有。”夏清舒急急应道。

“那不就是了,横眉冷对并不能说明什么。”

“可你喜欢我为什么不告诉我?”夏清舒鼓着腮帮子道。

“你喜欢我不也没告诉我?季迁遥反问,又将夏清舒的问话堵了回去。

“我......”

这样绕来绕去,肯定不能解决问题,季迁遥微微离了些距离,对上夏清舒的双眸,是时候将自己全部的苦衷告诉她了。

吸了一口气,季迁遥望着夏清舒的眸子,缓缓道:“七年前,□□愉后的不辞而别,是我不好。我太慌乱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喜欢你,自你替我挡下千人追杀,我便喜欢你了,但我无法确定你的心意,我怕你只是酒后乱情......所以才选择了逃跑。”

“那后来呢,我们重逢之后,你为何要对我这般?你让我同你夜里相会,可白日里又必须是君臣,冷漠疏离相待,这又是为何?你喜欢我,为何不告诉我你的情意?”夏清舒皱着眉,激动地问道。

季迁遥的眼尾沁出泪水,顺着脸颊滑下:“我不能让你知道我对你的情意。”

“为何?”

“因为这世上最不该知道它的人知道了,所以你不能知道。”

夏清舒抬手攥住季迁遥的肩头,焦急的问:“这个人是谁?”

“皇上。”

“皇上?”夏清舒惊讶得睁大了双眸,脸上的神情都愣住了。

“我怕他会杀了你。”季迁遥朝前一扑,埋在夏清舒的肩头,哭得很伤心。

第42章 情敌来了

“皇、皇上怎么会知道呢?”夏清舒讶异地问。

季迁遥垂着眸子, 慢慢说来:“鸿溯二年伊始, 我开始画你的像, 十日一幅, 从不间断, 至年末, 画像可挂满内室。而那置画之地, 无意中被皇上知晓了。那些画上还题着词句,情意昭然若揭。皇家之人重颜面,遵礼俗,哪里容得了女子相恋, 皇帝雷霆大怒, 我提起旧时事,说了好多安抚之言才稳住了他。那时你还未入朝堂, 人不知在何处,我同他说,一切皆是我一厢情愿,你对我并无意, 他信了, 才暂且作罢。如若我们情意相通, 被他知晓, 必定会想方设法除掉你。这也是我白日里与你疏离的原因。”

夏清舒一字不漏地听了进去, 心中仍有许多疑问。当局者看问题的角度与旁人不同, 轻重区分也与旁人不同, 她挑挑拣拣, 选出了一个最为困惑的问题问出:“那为何你要画我的画像呢?”

季迁遥趴在她的肩头,见她放着重要的问题不问,倒是拣了这样一个傻乎乎的,忍不住“噗嗤”笑了一声。

夏清舒是真的很想知道,侧过脸来望着她,眼中满是急切。

季迁遥抱着她的脑袋,覆在她耳旁,面上缓缓收了笑意,模样认真,嘴里轻轻道:“因为思念。”

她的唇就贴在夏清舒的耳上,嘴边呼出的风钻进了夏清舒的耳里,带起一阵酥麻,夏清舒的心跳漏了一拍,抬手将季迁遥抱紧。

有了回应,季迁遥高兴不已,她继续道:“我设法让你惧我、畏我,


状态提示:第67节--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