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那些言语上的亲昵,季迁遥有过多种猜测,她的内心更倾向于“佯装的试探”。或许蒋大夫早就知晓自己同夏清舒往事,有意试探,替朋友分辨良人。

而很多时候,人有了危机感,才会珍惜与珍重某些东西,这一点上,季迁遥得感激她。

想到这些,季迁遥心里就没那么醋了,对蒋大夫的敌意减少了许多,望向她时,脸色都温和了下来。

“殿下这厢不成问题,夏将军呢,准备好了么?”蒋雪芹探头,望向身后平躺着的夏清舒,故意道。

夏清舒舔了舔嘴唇,含糊道:“我......我没什么要准备的!”

季迁遥移开脚步,走到旁侧,给蒋雪芹腾出位置:“蒋大夫请。”

蒋雪芹颔首走了过去,在夏清舒身旁的圆凳上坐下,为其查看伤势。

查看完毕,蒋雪芹叹了一口气,面色凝重:“夏将军今日用的气力太多了,超出了身子的所能承载的度,其周身肌肉皆有损伤,连着二三日,都需卧榻修整。”

季迁遥的心因着那声叹息悬起,急切地问道:“严重否?”

“严重。”蒋雪芹简短地回了二字,顿了顿,又道:“夏将军乃习武之人,长公主殿下也懂些武艺,你们应当都知道“走火入魔”,不是小事。若非殿下及时将将军唤回,再有一炷香的功夫,将军这周身的筋脉怕是要断掉不少。”

筋脉寸断,那便会成为废人。夏清舒开始后怕,不敢置信地问:“当真这么严重?”

“绝非戏言。”

夏清舒噤声了,弱弱的目光瞥向了季迁遥,她哪里知道后果会这么严重,她也险些命丧黄泉。

季迁遥满脸铁青,嘴角一丝笑意都挤不出来了,一双美眸瞪着夏清舒。

夏清舒读懂了她眼里的威压,若是自己下次还......还这般冲动,长公主殿下绝对饶不了自己。

卧房气氛凝重,蒋雪芹微微一笑,缓和气氛道:“好在未到那般地步,大幸也。今日殿下同将军默契得很,皆历死劫,但统统化作虚惊。劫后余生,二位该是好好珍惜。”

蒋雪芹的视线有意无意地飘到了季迁遥的身上,很显然,这句话主要是说给她听的。

季迁遥同她对视,微不可察地点了下脑袋。

“我稍后开些药,让下属熬好了送来,一喝一浴。药浴的效果好,殿下今晚想个法子让将军沐个药浴,明日起身,身上便不会如此酸痛。”

“晓得,多谢蒋大夫。”季迁遥谢道。

“我同将军是朋友,将军赤城待我,我以赤诚待之,不必言谢。”蒋雪芹走至卧房门口,扭头望向季迁遥,嘴角含着笑,用着二人才懂的口吻道:“蒋某医术尚可,长公主殿下若是身子不舒爽,也可来寻我问诊。”

季迁遥笑得很明媚,嘴里答:“一定一定。”

“怎的?你身子也不适?快去让蒋大夫瞧瞧,她医术很好的。我乖乖呆在卧房中,哪儿也不去,你不用担心我。”送走蒋雪芹后,季迁遥回到了夏清舒身旁。夏清舒听到了二人间的对话,以为她身上也有伤痛,神色急切地问道。

“没有不适。”季迁遥安抚道:“蒋大夫那是假设的情况,你不要瞎想。”季迁遥扯过薄被,盖在夏清舒的身上,将她捂了个严实,俯低身子,温着声道:“我去备些东西,离去片刻,你在这里乖乖躺着。”

“好。”夏清舒现在的情况,恨不得黏在躺椅上,怎会随意动弹?她弯着眉眼道:“你且去,不必担心我。”

季迁遥离去,脚步匆匆。

偌大的军帐寂静无比,夏清舒能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及营帐外头沙沙的风声。

她无所事事,睁着大眼,放空自己,双目无神地注视着帐顶。

外头的风声越来越大,强劲的风一下一下地拍打着营帐的帘布。夏清舒注视着的帐顶也有些摇晃。

“山雨欲来风满楼。”不知怎的,夏清舒的脑中浮现出了这句诗。还未仔细琢磨,卧房内的蜡烛熄了,被风吹熄的,房间登时大暗。

夏清舒警觉,往日里北境也有大风,可像今日这般,一下子将房内的蜡烛全部吹熄的,她还从未遇见过。

夏清舒脑袋中的弦绷得紧紧地,一阵好闻的花香钻入她的鼻翼间。

夏清舒的脑中不可抑止的想起一些画面。

“沙沙——沙沙——”那个东西正向自己逼近。

夏清舒瞳孔骤然收缩,上身向上挺了一下,却没能如愿坐起,无力地坠下。以她现在的状态,怎能抵挡?

“流烟!流烟!”夏清舒扯开嗓子大叫。

风力越来越大,营帐内的家具什物被吹得叮当作响,完全遮掩住了夏清舒的声音。

于此同时,有什么东西绕上了夏清舒的脚踝,慢慢缠紧,冰凉又带着危险的气息。夏清舒心急却无力抵抗,后背冷汗直下。

“啪——”隔壁兵器房内,安稳放在桌角处的一个木匣地滑到了桌沿,摔到了地上。木匣被摔开,一把锈迹斑斑的长剑滚出,在大风的吹拂下,左右颤动。

夏清舒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却没想到一晃神,一切都停止了,无比诡异地停止了。脚踝上绕着的东西解开了,营帐里头刮着的大风停止了,所有沉重压抑的感觉统统消失不见。

夏清舒怔住,这是怎么一回事?

脸上痒痒的,有异物,她动了动脑袋,一片绿叶顺着她的脸颊滑到了地上。

狂风止后,流烟最先冲进屋来,将灯点亮,


状态提示:第79节--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