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牛n_ai粥氤氲上升的水汽中,罗德的眼睛和嘴唇晕开颜色,黑和红就这样印在浅白的背景色中。这一刻尼禄犹如看到一副莫奈的名画。

“罗德……”尼禄端着橙汁,呆呆地说。罗德这两个字一说出口,就能感到心口一阵暖流。

他热泪盈眶,感叹道:“我怎么这么幸福啊……”

罗德笑了笑,舀起一勺牛n_ai粥,温柔地训他一句:“少矫情。”

两人安静地吃起晚餐。尼禄把牛排以及用来装饰的彩椒都吃干净,兴奋地问道:“我们的蜜月旅行,你想去哪里?”

正切着牛排的陶瓷餐刀停住,又动了起来。罗德想了想说:“罗马。”

尼禄惊诧一下,笑道:“我和你想的一样。”

……

罗马的天空比华盛顿更蓝。

大理石廊柱剥蚀,雕花圆柱的万神庙尽管由政府定期护理,墙根处也有裂缝。曾在古时举办过无数盛会的广场,也风蚀严重。残存的圆形剧场,拱门和雕像都被毁掉一半,落日一照,有厚重的历史感。

时过境迁。

罗德和尼禄戴着墨镜,背着双肩包,根据地图参观景点。

他们从废旧的元老院回来,准备去看对公众开放展览的皇室陵墓。

架着电灯的墓x_u_e里,两人跟着同来参观的游客,经过一处处华丽又复古的陵墓。每一处陵墓前都竖着一块墓碑,刻着逝者的x_ing命和墓志铭。

有两处陵墓建得很近,墓碑也是紧挨着。罗德注意到,拉着尼禄走过去。

他们隔在栅栏外面,墓碑上的字很模糊,而且都是拉丁文,根本看不懂。栅栏旁竖着一个写着英语的标识牌,那是对陵墓的介绍。

“这是合葬墓。”尼禄指着标识牌说,“难道这是一对夫妻吗?”

罗德出神地看着墓碑,情不自禁,伸手摸一下冰冷的墓碑。

“真想知道这上面写着什么。”他盯着宛如天书的碑文说。

尼禄牵住他撤回来的手,笑道:“可惜我们都不会拉丁文。”

……

他们还去了许愿池和电影里的那个真理之口,品尝当地特色的薄脆披萨、黑松露、提拉米苏,以及口感硬硬的意大利面。

尼禄的脖子上挂着单反,每到一处,都咔咔地给罗德拍照。

到了晚上,圆形剧场通上灯光,五光十色。

他们一人拿着一根街边买来的手工冰淇淋,在螺旋形的楼梯口花钱买票,又排队等工作人员检票,才走到高处的席位上看表演。

彩光通明的舞台上,专业的话剧团在表演《图兰朵》。

罗德慢悠悠地吃着冰淇淋,心不在焉,“这个剧场曾经净是杀戮和血腥,到了现在居然在演一出爱情故事。”

尼禄啃着脆脆的蛋筒说:“一切都在变。导游说古罗马时代里,剧场是免费开放的。”

罗德倾斜身子,头靠在尼禄肩上。尼禄将蛋筒全部塞到嘴里,伸手搂住他。

颓败的大理石拱门,夹缝中有青cao的石板路,扬尘的街道,舞台上演员的肢体和表情……这些像老旧的胶卷电影一样冲击着罗德。

他觉得熟悉,却记不得在哪里见过这些,顿时有种说不清楚的感慨。

“我想你了,尼禄。”罗德语气深长,“尽管我们每天都黏在一起,但我每时每刻都在想你。”

“我更想你。”尼禄转过脸,亲吻他的头发,“我不仅更想你,我还更爱你。”

“我也爱你。”罗德闭上眼睛,顺由某种潜意识中的意念,凭直觉说道:“我的卢修斯……”

作者有话要说:

永远幸福哦!谢谢所有的小天使!


状态提示:第161节
全部章节阅读完毕,请试读《龙傲天的第一情敌[穿书]》《和死对头共享系统的日子[快穿]》《今天我又吓到非人类啦[无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