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是那时阮曦才明白他喜欢的似乎不是开快车,他只是想一遍开着快车一边兴奋的把他的感受一遍遍重复给身旁的人听,而那个人永远不会觉得他烦。

可是世界这么大,那个人却不知道身在何处。或许压根就不存在这么一个人。

阮曦载过学校里最够劲的妞,但最后下车时那女孩却苍白着脸,不停埋怨着开车速度太快以至于吹飞了她新买的隐形眼镜。

那时候他很尴尬的下车,陪那姑娘一起找隐形眼镜。一直到天黑都没找到,最后姑娘气的跺脚拎着he的手提包走开了,剩下阮曦看着自己的跑车发呆。后来因为开的太远跑车最后还没油了,大冬天阮曦在旁边的破旧汽车旅馆缩了一宿,被冻得浑身发抖。

他那时候就告诉自己,别傻了那个人压根就不存在。

世界上的陆地面积约一点四亿平方,他去过二十多个国家,飞机跨越的直线距离可以绕赤道十几圈。硬是飞成了航空公司的钻石会员。以路途的遥远程度和毅力来看即使是楼兰古城的宝藏都该被他翻出来了。

可阮曦终究还没遇到那个人。

那个在正确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方,那个最正确的人。

而阮曦以为离那个人最近的一次是家族安排的相亲,两人相敬如宾门当户对。怎么看都是最优选。但在陪那姑娘去米兰看秀之前,他居然穿过来了,一转头还遇见了这个小疯子。

所幸他最后还是找到了。

那个愿意和他一起开快车,耳边全是灌满的风声。在夜色中呼啸着驰聘疯狂的可以把全世界都抛在脑后的人。

他闭上眼睛,忍不住默念。

神啊……如果你真的存在的话。谢谢你!

就在此时,山麓间突然燃起了盛大的烟花。风信子,栀子花,金花茶,吊兰,鹤望兰,三色堇……一时间占满了整个夜空,仿佛满园五彩缤纷的花都同时挤在天空中绽放。就连下方白色的积雪也被染上了浓烈的色彩。

那些在庆典大厅中的人们听见声音也涌出来了,他们欢呼着,指着天上的烟花雀跃不已。夜空中的烟火同样映照在他们每个人充满希望的脸上。

“开心吗!”

前面的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摘下了头盔,烟火声惊起了林间的飞鸟。

“开心!超级开心!”

阮曦心中一暖。

原来这货今天起这么早还瞒着他是为了准备这个惊喜。

他终于忍不住了,迎着天空中的烟火放声大笑。

同时用力呼唤着一个名字。

“傅斯冕!”

“傅斯冕!”

……

他大喊着,声音响彻在池岛的山麓之间。

“你知道吗,这是我以前的梦想!”

阮曦突然想说说他之前遇见的那些事。

桌上那颗至今不知道谁送的深蓝色晶钻,在姑姑姑父为难他的时候如同超人一眼来救场的votate女侍者,坐着直升飞机飞行在一万米高空喝掉的那杯j-i尾酒,在满地狼藉的教室中失控般跑来救他的那个黑色身影,以及在无论多可怕的梦魇中都会无意识喊出的那个名字……

阮曦声音很轻。

“……谢谢你。”

在夜空震耳的烟火声,前方黑眸少年像是突然听见了,他猛地加快速度。

嘴角已经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还有能比现在的事情浪漫吗。迎着月色和灿烂绽放的烟火,两个少年驾驶着漆黑的摩托驰聘在空无一人的公路上,放肆的笑声和狂躁的引擎声洒落,惊起林间栖息的小鸟。

最后后座上的人紧紧拥住了身前的少年,眼中隐约闪烁着热泪。

月光无声洒下,打在少年们身后薄薄的一层积雪上。

美的如同一幕电影的尾声。

很久以前故事还没有开始,他们却已经彼此相爱。


状态提示:第259节
全部章节阅读完毕,请试读《龙傲天的第一情敌[穿书]》《和死对头共享系统的日子[快穿]》《今天我又吓到非人类啦[无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