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我猜的一样,你每一次都长得很好看。”捉弄般地抬手捏了捏“人偶”的脸颊,安明晦笑着如此说道,“所以呢?我是该称呼你为a了,对吗?”

英俊的人偶先生抬起手,用同样的力度捏了捏安明晦的脸,说话的声音磁x_ing好听,但依然是冷淡到有些呆板,语速也慢慢的,说起话来像是不太流畅:“这是我测算过最符合你个人审美的脸,身体比例也是。”

“我的碎片还在吵架,所以我还不能保持这样很长时间,但是有一个东西,我们想给你看,是学了很长时间的。”

然后,安明晦就看见a缓缓地,用那张明显不习惯做出表情的脸,露出了一个柔软的、温和的笑容,看起来甚至有些可爱,那双显得有几分空洞的黑色眼睛里也照出了他的模样。

保持着这样笑脸,a说话时的语气也变得温柔了许多:“这个表情,是向你学的。这个外表也是为你选的。还有其他很多东西……所有的东西,我想全都送给你,只送给你。”

他拥有的可以称之为“美好”的事物太少了,仅有的刚学会的这一点,他想全都送给这个人。

“如果你有一天不喜欢我了……”凑上前亲了亲安明晦的嘴角,a像是被驯服的小猫那样温软地讨好着自己最喜欢的主人,“那我就把这些全都毁掉,以前的碎片也都毁掉,然后交给你把我重新变成能让你更喜欢的样子。但是那个时候可不可以把记忆留给我?从第一次看到你到以后的记忆,我想一直留着。”

从诞生意识开始到现在,他自己都不知道已经过了多长时间了,大概那已经超出了可以计算的范畴。这么长的时间以来,对于任何东西他都没有任何感想,偶尔会看看各个世界里发生的故事,毁掉几个已经岌岌可危的世界,自己跟自己的碎片玩玩游戏,一切的一切都只是毫无乐趣可言的黑白色相片。他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只是身为恶意的集合体本能地不喜欢那些在各个世界里被称作英雄的好人,也理解不了同僚对于善意的偏爱。

可是安明晦不一样,这个人是彩色的,这个人会发光,从第一个碎片与他相遇的时候就这样觉得了。

如果是为了安明晦,那他觉得自己无论什么都可以去做,不会再有什么东西比这个人的笑脸更重要了。

“虽然我并不想让你删除自己的碎片,但还是先谢谢你的这份心意。然后就是,虽然之前在不同的世界里都说过,但我觉得现在还是应该再说一次,”安明晦揉了揉身前抱着自己的人柔顺的头发,温和地道,“你很好,我很喜欢你。也谢谢你的这份喜欢,我很高兴。”

偏过头呆呆地望着安明晦的侧脸,a轻声说:“我还以为我自己做的壳子,是不会有心跳加速这种反应的。”

——啊,差点忘了自己在面对这个人的时候,就算用机械心脏也还是会心跳加速。

“我可以把这当成是对我的夸奖吧?”想了想,安明晦突然竖起食指,带着有几分神秘的笑意开口,“我记得你说你还不能保持现在这样很长时间,那趁现在还能同时跟全部的你说话,我有一个愿望想要你帮我完成。”

a不假思索地回答:“好。”

这样干脆的回复也在安明晦的预料中,于是他便从善如流地凑到a的耳边,用悄悄话一般的音量讲道:“我答应过你几次了,每次都告诉你还会再见面,会给你一个好的结局,这么重要的事我不想言而无信,所以你可不可以帮我兑现诺言?”

“就算现在一切都已经很好了,但是以前有过那么多次不好的结局,不觉得很可惜吗?我以前也说过吧,我这个人比起悲剧,更喜欢圆满的童话故事。”

“所以,我希望我们可以一起回去以前的世界,然后重新把我们的结局改写成更好的样子,把所有的遗憾都填补起来,好不好?”

被安明晦用这样的距离、这样的语气凑在耳边讲话,可以说不管他话的内容是什么,倾听的对象脑子里就已经晕乎乎地迷糊了一大半。

更何况他讲出的还是这样有着致命诱惑力的内容。

于是a忍不住再一次紧紧地抱住他,几乎希望自己能就这样融化进这个人的身体里。

他呢喃道:

“我们的结局永远都要是最好的。”

所有试图干扰我们的东西,我都会去把它抹除的,不计代价。

所以你要永远在我身边。

我要永远喜欢你。

作者有话要说:  安明晦的终场寄语:

到此,我觉得我们得到了最好的结局

不得不说,在此之前经常被各种事情弄得焦头烂额,害怕、无奈、焦虑……这些负面情绪也算是都体验过了

很庆幸我每一次都坚持地选择了最终将我引导到这里的道路

就算未来还有很长很长的故事等着我们去讲述,但我相信结果不会让人失望

我有时会想,会不会有在我们的世界之外的某些存在、某些人,正在看着我们的故事轨迹,一直到现在也还注视着这边呢?

也许这是很荒诞的想法,但如果真的有的话,很感谢你的关注,在你关注的故事中,至少我们是感到很幸福的

由衷地祝愿你能够比我们还要更加幸福快乐,难过的时候、遇到挫折的时候,都试着勇敢一点怎么样?毕竟你看,如果没有一点勇气和坚持,我也没办法走到今天这样的结局了

我希望自己能成为勇敢的人,也喜欢


状态提示:第184节--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