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小时零两分钟。”顾北努力强调了一下自己辛苦强撑的时间。

许景严:“??”

顾北看了他很久,最后失望地叹了口气,在心里直接宣布这个方法失败,然后飞快跑去厨房里把早就切好的果切端出来,靠在许景严身边坐好,腿也往他身上放好。

顿时舒心了。

许景严头顶还有问号的事他也不管,就靠着美人吃着果切,忧思接下来要怎么整。

第三个办法是写情书。

其实最早顾北在看见这些方法之后,第一个想过滤掉的就是写情书。毕竟他们一家子都是从武的,顾北天生就没什么文学天份,每回语文考试都是勉强及格,让他写出什么文绉绉的今夜月色真美他是写不出来的,就算后来花了半天时间特地搜了半天情书样板,也是写不出来的。

就在顾北为这第三个方法焦头烂额时,无意间看到了一篇《教你怎么写情书》的文章。

看完这篇文章后,顾北豁然开朗。

文章大意来讲只强调了两个内容。

第一,必须真情实感,每一个字都出于笔者自己的感情,才会是最能打动人的情书,切忌参考其他任何人的作品。

第二,写好之后,要将情书放在一个浪漫的地方,可以是对方每一天都一定会经过的地方,也可以买一个礼物,放入其中,变成双倍惊喜。

顾北把这两点建议统统采纳,真情实感地花了一个多小时,认认真真手写了一份千字情书,然后在网上买下了一个小礼品,麻烦店家将情书扫描后一起寄给许景严。

是寄到家里,写着让他签收,还是直接寄到军部呢?

顾北有些犯难。

最终,他还是决定寄到军部。

因为那个情书内容吧,他自己都不好意思再看第二遍的,着实有些太热情了一些,总觉得似乎许景严在离他远一点的地方签收,这种不好意思会稍微缓解一些。

然而一切制定完毕之后的第二天,顾北就收到了首都这边运输系统整合,将会停止私人运输两周的消息。

顾北:“……”

当天晚上许景严回家,就看见顾北抱着个酒瓶坐在沙发上,在线浇愁。

许景严:“……”

·

酒是没喝多少的,许景严既然回家了,就不可能让他喝太多,顾北没办法,只能坐在沙发上叹气。

许景严问他,他也不好意思说。

只能一个人默默在心里扼腕,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了。

这会儿的顾北还不知道,他的倒霉并没有到头,俗话说得好,祸不单行。

接到运输系统整合升级的消息后没多久,顾北又收到了一条消息,来自学校的开学通知。

通知上写说,将定于二十天后开学。

然而,根据联邦规定,大学新生在开学之前,必须由学校组织进行一次集体的野生夏令营。带领他们去一些比较偏僻的地方远游,体验最原始,原滋原味的生活,同时增进感情。

而这样的夏令营会持续大概十天左右。

也就是说,顾北只能在家里多待十天的时间了。

一个方法都没有成功,眼见时间还在日渐减少,顾北简直愁到秃头。

有那么几次,他都就差要直接和许景严说出口了。

什么“严哥我们要不要试试”“严哥你看我也不丑不如你考虑考虑我”“我很乖的”之类,但看着那张脸,愣是没敢直接说。

实在没办法,顾北只能默默准备夏令营和开学需要的东西。

没有了老管家替他前后打点,这些东西自己头一回做起来还是挺没头脑的。

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好的,人总归要独立,且关于老管家的事情,许景严和顾北之前是商量过的。

他们一致认为不需要再找第二位管家,毕竟许景严长期不在家,顾北上学之后,约莫也是大半时间不会回的,家里的卫生有专门的机械处理,只需要定期再找一位室内维修工来进行一些大的维新就足够了。

尝试将所有东西理清楚之后,顾北又开始愁到底要怎么和许景严开口。

愁了九天,没愁出个所以然来,偏偏外边还开始连天的下雨。

眼见分别之前的表白是没法完成了,自己的老毛病又再犯,顾北觉得自己简直倒霉透了,委屈巴巴地在临走前的晚上拿着膏药找到了许景严。

说疼。

作者有话要说:久等。

下一章在一起。

本篇章即将结束~~~


状态提示:第235节
全部章节阅读完毕,请试读《龙傲天的第一情敌[穿书]》《和死对头共享系统的日子[快穿]》《今天我又吓到非人类啦[无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