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屿放慢了脚步,带着他走到了他们晚饭的时候烤肉串的地方,松开了林蔚的手,掀开胡乱盖着的防水布,熟练地加了点炭,又把烧烤炉点起来,翻出一些晚饭的时候剩的肉串。林蔚就愣愣地坐在旁边,直到成屿把肉烤好了,又挤了一些柠檬汁浇在上面递给他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

“给我的吗?”他问。

成屿笑着说道:“你不是饿了吗?”

林蔚脸上发烫,含糊地应了一声,把烤肉串接过来,咬进去第一口才发现自己是真的饿了,但他的心思一点都没有放在食物上。成屿烤肉的手法挺不错的,肉不焦不糊,柠檬汁很好地中和了肉的腻,这点清新的柠檬汁让林蔚想到刚才他在成屿手上闻到的味道,仿佛间,自己的唇齿接触到的不是食物,而是成屿的手。

成屿的手长得好看,掌宽指长,指腹有薄薄的茧。

“你在想什么。”

坐在他旁边的成屿问道。

林蔚猛地回神,心虚地摇摇头,默默地将肉串全部吃完。

就像往常在课室里一样,成屿撑着下巴,看着林蔚,冷不丁地说道:“你怎么总是害羞。”

林蔚:“没有。”

成屿突然伸出手来,林蔚嘴边一暖,成屿的手指擦过他嘴边,指尖上是一点烤肉的酱汁,林蔚都还愣着,成屿把手指尖送进自己嘴巴里,舌尖一舔,没有了。

“好像淡了些。”他说道。

林蔚喉咙发干,口腔里还留着刚才亲吻时的触感,脸上刚消去的热度又上来了。

成屿:“你看,又害羞了。”

林蔚心里突然又讨厌起成屿来了,吸一口气,抬头看着成屿带笑的眼睛,问道:“你怎么总是笑我。”

成屿顿了顿,自己呛到了自己,拳头抵着嘴巴咳嗽了几下,抓了抓脑袋,说道:“没有笑你。”

林蔚又低下头去,手指揪脚边的杂cao,手上染上了cao液,风吹过时凉凉的。

成屿说:“我之前就总是在图书馆看见你,虽然是同班,但你好像不怎么认识我。”

是吗。

林蔚想起那些他一个人在图书馆的时候,眼睛盯着书页,思绪却到处飞,有时候被窗外飞过的鸟吸引,有时候留意被路人带进来的枯叶,每一页书都在他的脑子里变成颜色和味道,原来这时候,成屿也在看着他。

就像现在。

成屿站起来,朝林蔚伸出手,说道:“走吧,回去睡觉了。”

林蔚看着他伸出来的手,宽厚而有力,像一条小船,一个岛屿,像春天最有力的枝条,等待着即将绽放的第一朵花。见他还愣着,成屿把张开的手掌捏成松松的拳头,又再摊开,往前递了递,说道:“”走吧。”

恍惚间,林蔚知道,他们要走的,不仅仅是从这里回帐篷的这一分钟的路。

“你......”

林蔚想问很多问题,问题太多,像纠缠的毛线在他心头七绕八弯,不知道如何问起。他抬头,看见成屿还伸着手,耳朵根微微发红,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成屿这样不自在的样子,不是柔韧有余漫不经心的,而是忐忑而不安。

“我......”林蔚说,“我有病。”

成屿一愣,在林蔚面前蹲下。林蔚语速飞快,仿佛不赶紧把话说完就会丧失说出的勇气。

“通感症。就是......我能听见图像,看见声音,所有的感觉都是混乱的,所以我会经常发呆,没办法集中注意力。”

林蔚一口气说话,抬头仔细地留意成屿的表情。

成屿不说话,只是伸手扶住林蔚的脖子,侧着脸在他的嘴唇上碰了一下。

“这样,是什么感觉?”他问。

是什么感觉,太快了,他都没来得及有感觉。

成屿又碰了一下,这次,伸出了舌头,在他的唇缝间一扫而过。

“这样呢?”

林蔚心跳加速,脑海中有千万种感觉闪过,有声音有画面有味道,一切都呼啸而过之后,留下了一个声音,轻轻的,“啵”的一声,柔和又小心。

他喃喃说道:“是一个声音。”

成屿站起来,又向他伸出手:“走吧。”

这次,林蔚握住了他的手,顺势站起来,微微踮起脚,将自己的嘴唇印上去。更清晰了,真的是轻柔的“啵”一声。

成屿揽住他的腰,吻他,像从未吻过一样。

这下,他听清楚了。

是春天第一朵花开的声音。

作者有话说:一个短平快小短文而已 大家食用愉快


状态提示:第10节
全部章节阅读完毕,请试读《龙傲天的第一情敌[穿书]》《和死对头共享系统的日子[快穿]》《今天我又吓到非人类啦[无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