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越尚:想拦人,但是又不敢,就很气!

……

婚礼是在国宴大厅举办,这也是秦云行与邢越尚初见的地方。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我还以为你是只小猫……”秦云行拥着自己的新郎,在舞池的角落里咬耳朵。

邢越尚默默望天,当然记得,往事不堪回首,他那会儿还以为,殿下要睡自己,恨得不得了。谁能想到,最后变成了自己花式求睡!

“那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秦云行又问。

邢越尚仔细想了一下,却是想不出今天这个日期到底有什么特殊,冷汗都要下来了:“原谅我对节假日毫无概念,因为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开心得想要欢呼庆祝。”

“这是我的生日。”秦云行的声音轻得像是根本没准备说给谁听。

你生日我还能不记得?根本不是这一天。

邢越尚诧异了一下,但看着秦云行眼底那隐隐的怀念,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以后我们每年的这一天,都好好庆祝一下。”

“嗯……”秦云行弯起眉眼。纵然他已经成为了另一个人,他依旧想要为地球上的那个小宅男,留下一些存在过的痕迹。

“话说,这个舞会要开到多久啊?”邢越尚扫了眼舞池中的众人,起码有一半都是自己的情敌。

“要开到太阳落山才会结束。”秦云行挑眉:“怎么,等不及了?”

“是啊,太阳落山怎么那么慢!”终于能名正言顺把人叼回窝的大豹子目光在秦云行身上反复逡巡,似乎在琢磨要从哪里开始下口。

秦云行还能不懂他?有些人,嘴上聊的是太阳,心里想的却是日。

“咱们不是早就在一起过了吗?你着急个什么。”

“可是,时至今日,我才终于有了拥有你的实感。”邢越尚将人拥入怀中,力道像是要将他揉碎了融进身体里:“不怕你笑,我昨晚还在害怕,你会不会突然就反悔,说你不愿结婚,不想要我了。”

“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个什么坏蛋人设啊?”秦云行将人一把推开,都无语了。

“不是因为你坏,正是因为你太好了,我才会这么患得患失。”

邢越尚看着秦云行,就像他以往每一次仰望自己的星辰那样……

他想捞起湖上的碎月;

他想拥抱玫瑰色的晨曦;

他想吻住春日的轻风;

他想捧起一整片星海藏进心窝。

他抱着满肚子的痴心妄想,去奢求一个星际难民本不该奢求的美好,幸而,他的星辰终于还是为他降落。

“我说啊……你不要老是这么看着我,这样我会忍不住的。”

秦云行抬手,轻轻捂住了邢越尚那双满溢着感情的双眼。

“忍不住什么?”

“忍不住……多爱你一点。”秦云行吻上眼前的唇,献上所有真心与赤诚。

当你仰望我的时候,我也仰望着你,我的小太阳,我的毛绒绒!

【全文完】

注:

秦云行与邢越尚的名字来历——

功对业,x_ing对情。月上对云行。乘龙对附骥,阆苑对蓬瀛。

出自《声律启蒙 笠翁对韵》

——————————————————

谢谢你们看完这个故事,也谢谢你们对我容,期待在下一部作品里,与故友重逢。

——作者:泥蛋黄


状态提示:第199节
全部章节阅读完毕,请试读《龙傲天的第一情敌[穿书]》《和死对头共享系统的日子[快穿]》《今天我又吓到非人类啦[无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