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隔了一世,几十年的情事,重生的帝君自然要做个够本。

两情相悦的人共赴巫山,的确是令人身心舒爽,畅快淋漓。

便是后面他的茗之恼羞成怒,出言不逊了,他也只觉得对方实在是可怜可爱。若不是怕人受不住,他还想着要再来一场。

不过日子还长着呢,今日省下的,日后再讨回也来得及。

13

于是楚睿渊就等了三个月。

等到他与柳钧安大婚之夜,两人修成正果之时,将之前对方欠下的金风玉露都讨了回来。

14

楚睿渊本是打算与他的茗之一生一世一双人,这万里江山就交予上一世的太子也无妨。

皇叔与先皇一母同胞,过继他的嫡孙为子,这江山也不算后继无人。

可他的茗之却一语惊醒梦中人,让他柳暗花明间找到了别的出路。

15

重生而来的帝君既是高兴于恋人贴心体己,对权势毫不眷恋,又是忍不住对比前两世对方的所作所为。

于是他就隐隐察觉到了什么。

16

可那又如何呢。

前世已已,恩恩怨怨、真真假假都已化作一抔黄土。

只要这一世真心真意,甜蜜美满,又何必庸人自扰,纠结于隔了生死的是是非非。

17

于是,这一世,楚睿渊便有情人在怀,有亲子绕膝下。

唯一可惜的是这太子不是他的茗之自己生出来的。

他做了三辈子的皇帝,有千般本领,万般权势,却也无法让个男人生出孩子来。

那也只能让这孩子视茗之如生母。

纵使有朝一日,自己不幸先行而去,茗之也能有个倚仗,不会让心怀敌意的人欺辱了去。

18

立了身为男人的柳钧安为后,楚睿渊自是知道朝中与名士间有不少人反对。

纵使他做了名垂千古的明君圣者,这些人不曾严于律己,却从未宽于待人的“清流”,也不会因为千秋功业就对他少攻讦一句。

楚睿渊不想大兴文字狱,便派了几位暗探盯着领头的几人。

却没料到,正是他派去的暗卫中的一人,差点让茗之遭了劫难。

19

暗卫统领来报柳钧安被人劫走的时候,楚睿渊一时连站都站不稳。

他心中不禁反复想起前两世茗之死在他面前时的场景。

三生三世,次次都是二十有七。

这莫不是他与茗之命中注定过不去的坎么?!

20

当时跟随柳钧安的暗卫和禁卫军已经追着入山了,楚睿渊又点了j-i,ng兵马不停蹄地跟了过去。

他心中只有不断祈求,祈求上苍,纵然是折了他自己的寿命,也要让他的茗之别再早早逝去。

还好上天有好生之德。

他与茗之兜兜转转了三世,终于没有再在不足而立的年景便生死相隔。

21

楚睿渊将柳钧安抱在怀里的时候,冥冥中忽然有了种“因缘造化,终得生天”的感觉。

只愿真如茗之所说,他二人能长命百岁,白头偕老。

22

不过白头偕老是百年以后的事啦,当下最重要的却是其他。

前世恩怨已已,今生情缘尚长……当及时行乐,巫山云雨,方不负这三生三世情缘一场。


状态提示:第76节
全部章节阅读完毕,请试读《回到恐龙时代!》《变成偶像弟弟的猫[穿书]》《甜点指导系统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