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澜知道李淼妙对她有好感,拍戏的时候她就感觉出来了,只是她一直装作不知道,跟李淼妙保持着适当的距离,李淼妙也没有过越线的行为。昨晚,是个意外。

外面传来开关门的声音,李淼妙走了,贺澜手里的动作停下来,看着镜子里绷着表情的自己愣愣出神,好一会儿才继续动作。

助理过来的时候,贺澜装作无意地问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她喝得再多,也不可能把自己交给助理和经纪人以外的人,她想不通李淼妙是怎么睡到她床上来的。

按助理的说法,昨晚上确实是助理把她送回房间的,但是她因为喝多了难受,倒床上就要睡,还不让助理帮她洗漱,助理没办法就只能让她那么睡了。

听完之后贺澜更郁闷了,所以李淼妙到底是怎么睡到她床上来的?这事恐怕除了李淼妙本人,没人知道。

*****

李淼妙偶尔会发来一些内容轻松的信息,贺澜知道那些无厘头的,故意搞笑的东西都只是李淼妙为了刷存在感故意发的而已。

每一次贺澜都只是看过就删,从来没有回复过,李淼妙发信息的频率并不高,可能一个月一次,甚至更久,而且从来不提及任何敏感的话题,所有的信息似乎都真的只是为了逗她开心一般,只不过她从来没有笑过。

贺澜没有问过李淼妙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不想知道,她希望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变成一个永远的谜,她不希望自己的生活因为那一晚而发生变化。

然而,她大概是太高看自己了。

同样的场景,同样的情况,不同的人。

贺澜睁眼后看到身边的人时,竟忍不住溢出笑来,原来人的堕落只需要一秒钟,只是一个转念之间,只是一瞬间的松懈,便会让绷紧的神经彻底被扯断。

而更让她想要发笑的是,这种堕落比起死守着那一丝希望,更来得让她心安理得。

*****

开机宴还是那么无趣,中途贺澜久违地收到了李淼妙发来的信息,还是无厘头的搞笑,她面无表情地看完,然后删除。

心情不好,贺澜借口上洗手间出去透透气,解完手出来时,洗手间里多了一个人,一个看着有几分眼熟,见了她后两眼放光的一个女人。

对方大概是圈内人,新人,这些年新人冒头太快,一批接一批,名字和脸都还对不上号就又换了另一批。

贺澜本来没有太在意,心想对方如果想要个合照她便给了吧。看着她洗完手,对方非常殷勤地给她送上擦手纸,看她的眼睛亮晶晶的,仿佛没有一丝杂质,一瞬间,关烟那双清冷却干净的眼睛在脑海里一晃而过,贺澜忙将画面压下去。

心脏非常不舒服,贺澜收回神,接过对方给的纸,微微一笑:“谢谢。”

对方显得非常激动:“我看您戏长大的。”

贺澜不想跟对方纠缠,于是抬腿就走,但大约是莫名的亲近感,她竟无意识地抬手捏了捏对方的脸:“小朋友真不会说话。”这个动作又让她想起关烟来,她不禁觉得心里更加不舒服。

大约是被她这个动作挑逗了,对方跟了上来,叽叽喳喳地吵着要跟她合影,心情莫名烦躁,让她久违的想起某一个清晨看到李淼妙在她身边醒来的画面,心里y-in暗的情绪迫使她停下脚步,鬼使神差地答应跟对方合影,甚至报复般地做出一些并不适合对第一次见面的人做的动作。

然后,贺澜听到自己控制不住地脱口而出:“我们去喝一杯?”


状态提示:第255节
全部章节阅读完毕,请试读《回到恐龙时代!》《变成偶像弟弟的猫[穿书]》《甜点指导系统
回到顶部